十五

邪簇/魏白

爬墙速度较慢,现在试图躺平在邪簇坑底不出来

秦昊老师您是神仙,吴磊您也是神仙,季晨老师您也是神仙我爱你们!

【楚郭】清晨


楚恕之翻了个身,往常在自己怀里躺的好好的小孩儿却没了踪影。他支着床板坐起身,宿醉逼得他太阳穴发涨,他拎过床头的手机,才发现自己定的闹钟早被人按灭。

楚恕之离老远就听到厨房传来锅碗瓢盆的碰撞声,夹杂着饭菜的香味。

他兀自叹了口气,几百年了他都是孑然一身,饱尝了人间冷暖,自以为心死的他竟对生活产生一丝留恋。楚恕之自我认识很到位,他知道自己是自私而贪婪的,在尝到郭长城对他百般好,多了一些烟火气的日子之后,他头一次觉得之前几百年的生活都不是人过的。

从洗手间到厨房的距离不过只有十几步,郭长城披着鹅黄色的阳光围着灶台忙活,一副贤妻良母的小媳妇儿样,惹得楚恕之想逗逗他。

“早饭吃什么?”郭长城菜切的好好的,肩上突然多了个重量,熟悉的身躯贴了上来,好闻的薄荷味儿把他整个人都裹了进去。

郭长城手一抖,差点把菜刀砸在自己手上,楚恕之眼疾手快地握住他的手腕,从他手上夺下菜刀放在一边。

“楚…楚哥你醒了啊…”郭长城没来由地心虚,楚恕之的嗓音带着刚苏醒的哑,听得他一阵腿软,温热的呼吸洒在颈子上,酥痒的感觉立刻袭满全身,他很庆幸楚恕之把菜刀放在一边,不然他可能真的要砸到手了。

“嗯。”楚恕之看着小孩儿红透了的耳尖轻轻笑了一声,怀里的人立刻颤了一下。

楚恕之变本加厉地捉弄他,微微低下头在郭长城的肩颈上咬了一口,指尖自他宽大的衣摆伸进去,在他的肋骨上一根一根地滑过。

“不如早饭别吃了。”楚恕之干脆把郭长城抱到餐桌上,捏着他的下巴带着笑意看着他。

郭长城从脸红到脖子,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像样的话,最后干脆把脸埋进楚恕之颈窝里一句话也不说。

“白痴,”楚恕之把郭长城拎起来放到地上,敲了一下他的额头,“吃饭。”

“哦哦哦!”郭长城脸连忙把饭菜摆好,脸都快埋进碗里,耳尖上的红还未消去。

楚恕之靠在椅背上看着害羞得不行的郭长城,突然感觉什么狗屁功德枷,天地不仁都不是那么重要了。

现在的他,只要掌握好这片刻的幸福就足够了。

评论(9)

热度(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