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

邪簇/魏白

爬墙速度较慢,现在试图躺平在邪簇坑底不出来

秦昊老师您是神仙,吴磊您也是神仙,季晨老师您也是神仙我爱你们!

【吕云】一碗面换来的同居

咕噜噜。

这是赵云肚子叫的声音。

饿了。

赵云扒拉着手机看了一眼,半夜十二点。肚子叫的声音在卧室里显得空荡荡的。

睡吧,睡着了就不饿了。

赵云往被子里缩了缩,躺了好一会儿。

睡不着啊。

嗝。

你看,都饿出嗝了。

赵云坐起来,拿着手机想了一会儿,还是拨通了吕布的电话。

“喂?子龙怎么了?”吕布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沙哑。

“我饿了。”赵云的声音掺杂着肚子叫的声音,委屈得很。

“你等着,我去给你做。”电话那边传来衣料的摩擦声。

赵云挂了电话慢悠悠晃到客厅,点了一盏小夜灯,昏黄的灯光笼罩着一小圈地方,赵云就坐在这一小片灯光里翻着自己读过无数遍的《白夜行》。

钥匙转动锁孔,吕布从门口进来直奔厨房,赵云打着呵欠,是他在很久以前告诉吕布门口的花盆里有他家钥匙。

吕布翻了翻赵云家里几乎是空无一物的冰箱,叹了口气。最终还是东拼西凑出了几只虾一个鸡蛋几个生菜和一袋挂面。

“我下面你吃吗?”吕布把头探出厨房喊了一句。

“…吃。”赵云愣了一小会儿,反应过来以后回答了一句。

反正看不进去书了,赵云穿着拖鞋啪嗒啪嗒跑到厨房看吕布下面。

“这儿油烟大,你先回去坐着吧,马上就好。”吕布把面扔进锅里。

“…哦。”赵云不情不愿地走回客厅,随手从餐桌上拿了一瓶草莓汁。

呕,变质了。

赵云喝了两口水漱漱口,把变质的草莓汁扔进垃圾桶。

吕布端着一碗面走出来,坐在他对面看着赵云狼吞虎咽吃完了一大碗面,汤都没剩。

“这么饿?”吕布看着赵云笑了起来。

“嗯。”赵云的嘴唇沾了油,粉嘟嘟的,在小夜灯的照耀下闪着光,让吕布很想上去咬一口,“嗝。”

别看了,这是饱嗝。

“子龙你真可爱。”吕布捏着赵云下巴在他嘴上亲了一下。

“要不你以后就住在这吧,我晚上容易饿。”赵云吃饱了,困意也上来了。

“……真的?”吕布实在有点不相信自己一碗面就换来一个同居。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我困了,我要睡觉。”赵云揉揉眼睛。

“那行,你睡吧,我先走了。”吕布拿起衣服就要走,却被赵云拽住袖子。

“不许走,陪我睡。”赵云把吕布往卧室拉。

吕布也没挣扎,顺着赵云的力气走进他的卧室。赵云扑通就栽进软绵绵的被子里,吕布把被给他盖上搂着他一起睡着了。

晚安,我的小可爱。

评论(10)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