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

邪簇/魏白

爬墙速度较慢,现在试图躺平在邪簇坑底不出来

秦昊老师您是神仙,吴磊您也是神仙,季晨老师您也是神仙我爱你们!

【楚郭/联文】宵夜

*背景原著,人设剧版原著混杂

距离立秋早就过去了半个月左右,龙城的天气开始渐渐转冷,铁灰色的云整日挂在天空上,将橙黄色的阳光挡得严严实实,持续的降雨令地面无一日干爽,永远都拘着几捧小的水坑,被车轮碾得嘣出水花。

米色的短袖躺进了衣柜深处,取而代之的是一套淡蓝色的长袖睡衣。

郭长城抱着膝盖缩在沙发的一角,天色不算很好,阴云依旧霸占着龙城的上空,雨滴稀稀拉拉地砸在窗板上,他不免有些担心出外勤还未回来的楚恕之。

他只开了一盏床头灯,整个屋子显得有些昏暗,唯一的光源散发着柔黄色的亮,柔化了所有的棱角,给阴郁的天气添了些许温度。

白色的萨摩耶晃晃悠悠地站起身子,费力地将肉嘟嘟的前爪和毛绒绒的脑袋搭在沙发上。这两年小米在两个人的照顾下吃得一天比一天胖,算是彻底失去了狗类的尊严,圆得活像个跨物种的大庆。

郭长城摸了摸小米湿漉漉的鼻尖,软乎乎的狗子往前趴了趴,用额头蹭着他温热的掌心。

“饿了吗?”郭长城跳下沙发,拖鞋踩在地上啪嗒啪嗒地响,他顺手关上了厨房的窗户,擦干了窗台上的水渍。

黑色的餐盆被食物和牛奶装满,窗外雨滴的嘈杂和牛奶溅起的声音勾得郭长城昏昏欲睡,他拉开实木衣柜翻出了楚恕之一件旧外套。

郭长城整个人缩进楚恕之的外套里,衣服上有着熟悉的洗衣液香味和来自衣柜里淡淡的木香,厚实温暖的感觉总能让他想起楚恕之的拥抱。

小米舔舔嘴满足地趴在沙发边上,冲郭长城摇摇尾巴,也缩成了白白的一团。

迷迷糊糊间门好像开了又关上,郭长城揉揉眼睛,从厨房传来微弱的刀面触碰案板的声音告诉他楚恕之已经回来了。

郭长城小心翼翼地绕过睡得正熟的小米,地上的凉拖已经被换成了棉拖鞋,白色绒毛缝着两只兔耳,宝蓝色的丝线绣成了眼睛,穿起来暖和的很。

“楚哥你回来啦。”郭长城拖沓着步子走到厨房,刚睡醒的声音带着浓重的鼻音,张开双臂给了楚恕之一个拥抱。

“吵醒你了?”楚恕之擦干手上的面粉揉揉郭长城的发顶,刚睡醒的小孩儿又主动又粘人,软乎得不行。

“没有,睡够了,再睡晚上就睡不着了。”郭长城揉揉眼睛,看到案板上切得整齐的面,“今晚吃面吗,楚哥?”

“睡不着我们可以干点儿别的啊。”楚恕之握住郭长城有点凉的指尖,俯身在他的耳边压低了嗓音笑着打趣,指尖在他柔软的掌心绕圈。

楚恕之嗓音本就低,透着一点沙哑和引诱地低笑在郭长城的耳边炸开,听得他一阵脸红,突然又反应过来楚恕之实在调戏他,脸上不由得更红了几分。

“楚哥你又闹我!”郭长城象征性地在楚恕之的肩膀上咬了几口,留下几个不明显的牙印。

楚恕之也不恼,指尖沾了点面粉往郭长城的脸上抹了一下,带出一条白色的云霞。

令他惊讶的是郭长城学会了还手,抹了一掌的面粉就往楚恕之脖子上招呼,还没等碰到他的楚哥就被按在餐桌上亲了个够本。

小米吐着舌头呼哧呼哧地跑过来,又被满天的粉尘呛得直打喷嚏,噫呜了几声就跑回客厅老老实实趴着去了。

“再等会儿就能吃饭了,这儿油烟大,你先回客厅吧。”楚恕之擦掉小孩儿脸上的面粉,收拾收拾准备下面。

“没事儿,我想看着楚哥做饭。”郭长城搬了个小凳子坐在楚恕之身边看他忙活。

郭长城很喜欢看楚恕之做饭,更准确地说是喜欢看楚恕之做任何事,他想把自己最爱的人每一个动作都印在眼里,每一句对话都塞进玻璃瓶里,等苦涩来袭的时候就从玻璃罐子里摸出一句话,足够他抵消了心底的涩。

翠白的葱段被切碎,掉进锅里同热油起舞,沸水裹着面条滚入,深绿的小白菜,赤红的番茄和火腿丁落尽翻腾着的锅里,三五分钟便可出锅。

“吃饭了。”楚恕之盛了小半碗面放在郭长城面前,毕竟是宵夜,吃太多不消化。

“好吃!”郭长城腮帮子吃得鼓起来,像是只屯粮的仓鼠,清澈的鹿眼在灯光底下发着亮,看得人心口暖洋洋的。

小米跑过来扒着郭长城的裤管,嘤呜一声表示自己也想吃,被楚恕之看了一眼以后委屈巴巴地趴在郭长城脚下,像是抗议般地摇着尾巴。

白嫩嫩的小孩儿吃饱以后,饿了几天的尸王也该享受他的宵夜了。

夜晚可还长着呢。 

评论(21)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