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

邪簇/魏白

爬墙速度较慢,现在试图躺平在邪簇坑底不出来

秦昊老师您是神仙,吴磊您也是神仙,季晨老师您也是神仙我爱你们!

【楚郭】吟游诗人和他的龙(上)

*恶龙楚恕之x吟游诗人郭长城

可能ooc

遥远的王国里,有一位极具才华的吟游诗人。他歌颂纯真的爱情,赞美令人惊叹的自然,热爱多愁善感的世人。他的歌声能够放松旅人疲惫受伤的心灵,令芬芳的花朵绽放,能引来翩飞的蝶鸟。

他生得白皙,白鹿一样的瞳仁闪烁着星河,身着粗布衣,披着八分新的棉料披风,口袋里只有零星几枚银币和一把旧木竖琴。

可贫穷和饥饿缠着他,究其原因,只是因为他羞于在众人面前说话罢了。

有些瘦削的诗人最终不负疾病和饥饿的折磨,晕倒在了森林深处,露水自他身边滚走,野兔亲吻他的额头。

黑色的绸料披风将诗人裹起来,恶龙掂了掂怀里不算重的诗人,踩着晨风回到了深林里的老旧庄园。

恶龙是个守约的龙,他如同古代传说中一般居住在密林深处,守着足够买下一座繁华城池的宝藏。

庄园在时间的腐蚀之下荒废了大半,实木地板开始塌陷,后花园堆满了枯萎的植物,黑土里掩埋着枯骨,阴云蔽空,看起来不像有一丝生气的地方。

诗人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星辰眨着眼睛撒下光辉,床头柜上放着一杯牛奶和几块面包,诗人小心翼翼地触碰了一下,还是温热的。

床边放着叠得整齐的衣物,绸缎的料子望上去就很舒适,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穿上。

诗人从羽绒被里爬出来,踩着拖鞋缓缓踏出了屋门,长烛在刻着繁复花纹的灯罩里微微闪着光,照亮脚下一小块地方。

庄园很大,有些腐化的木地板踩起来吱呀吱呀地响,诗人一个不注意踩到了睡袍的腰带,失了支撑力向前倒去。

没有预料之内的疼痛,慌张的吟游诗人被拎着衣领拽了起来,他战战兢兢地向后看去,一个被黑色包裹的男人拎着他的衣领,形销骨立面色苍白,像是自黑暗中诞生,随时都会随风逝去,散了身形。

“抱歉,谢谢您,多亏了您我才没摔倒。”诗人向那人道了谢,他声音低弱,言辞不是很连贯,他有些害怕陌生人。

“怎么不穿我准备的衣服?”男人收回放在诗人衣领上的手,指尖滑过他温热的后颈,暖得从指尖一路烫到心里。

“…我…我觉得会有些失礼就没…”诗人略微瑟缩了一下,男人的气场有些强,压得他本能的想往后躲。

“那你就打算一直穿着我的睡袍满地走?”男人抱着胳膊看着耳尖有些红的诗人,一丝愉悦久违地爬上心口。

诗人白嫩的指尖绞着睡袍的带子,两人的身高差不了多少,可他的身形有些削瘦,黑色的睡袍搭在他身上竟有些撑不起来,睡袍的领口从脖颈一路开到小腹,露出粉白色的胸口和诱人的锁骨。

“对不起…”诗人唯唯诺诺地道着歉,耳尖上的红蔓延到脸颊上。

“跟好了,再摔倒我可不管你。”男人径自走向诗人的卧室,有些怯懦的诗人拢了拢对他来说有些大的睡袍小跑两步跟了上去。

诗人拿起床头柜上的衣物,看到靠在门框上未曾离去的男人,有些不好意思。

“那个…能请您先出去一下吗…”诗人紧握着触感良好的衣料,长长的眼睫将他眼里的星辉遮去了一半。

来日方长,慢慢算账。男人这样想着,轻啧了一声推开木门走了出去。

男人得到应允可以进入时,诗人已经换好了衣服,白色衬衫黑色修身裤衬得他的身形愈发的修长,形状姣好的锁骨若隐若现,白皙的颈子和骨节清晰的腕骨晃得人睁不开眼,雕花的壁灯映在他的眼里,诗人抿了抿红粉的唇,却没说话。

“我叫郭长城,您呢?”诗人按压着左手的指节,鼓起勇气去看恶龙的眼睛。

“楚恕之。”恶龙看着郭长城红透的耳尖和胸口的皮肤,墨一般的眼睛眯了眯,舌尖舔过利齿,“和我说话不要用敬语,现在去吃饭吧。”

诗人瑟缩了一下,恶龙露骨的眼神让他有些想要逃避,他想他应该害怕,但是他心里除了一些紧张和好奇,倒是没什么恐惧的情绪。

“楚哥,你真的是好人,要不是你我可能就…”诗人费力地咽下嘴里的饭菜,看向恶龙的眼神里闪着微光,看得恶龙一阵心动。

“我可不是人,我是龙。”恶龙用指腹擦掉诗人唇边的面包屑,柔软的触感让他流连了一阵。

“那楚哥的尾巴和龙角呢,诗里说龙会有角的。”诗人在恶龙的额头上比划了一下,却被恶龙抓住指节轻吻了一下。

恶龙不置可否地笑笑,松开了抓着诗人指尖的手,满意地看着青年从脖子红到耳尖,支支吾吾地说不出半个字。

tbc.

评论(19)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