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

邪簇/魏白

爬墙速度较慢,现在试图躺平在邪簇坑底不出来

秦昊老师您是神仙,吴磊您也是神仙,季晨老师您也是神仙我爱你们!

【楚郭】华灯初上

*背景原著,人设剧版原著混杂

龙城难得的下起了大雪,从城东下到城西,成团成团的云飘过去,留下白绒毛似的飞雪把这个不大的城市覆盖得严严实实。

城市里早就不允许放鞭炮,但还是有一些喜欢传统的人,零星的噼啪声吵不醒睡得很熟的的小孩儿,整个人一团似的窝在乳白色的大棉被里,只留一头乱糟糟的软发在外面。

“长城,起床了。”楚恕之把被子往下拉了点,露出郭长城熟睡的脸。

被子里有些闷热,小孩儿白净软和的脸染上一层薄薄的红,鼻尖布着一层薄汗,长而密的眼睫轻轻颤动着,分明的指节紧紧抓着被单,胸口均匀地起伏着,活像一只染上新春暖意的雪团子,干净柔软,连呼吸里都透着希冀与美好。

“嗯…”郭长城乖乖地坐起来,迷蒙着双眼从被子里伸出略有些瘦的双臂,“楚哥…抱…”

楚恕之干脆坐在了床上,软软的小孩儿自己就扑了上来,被棉被捂得温热的身体无骨似地趴在他的怀里,软软的发丝在他颊边小幅度蹭着,赤裸着的上身布满青青紫紫的痕迹,整个人都软乎乎的可爱得不行。

“乖,早饭要凉了。”楚恕之拍拍郭长城的背,每次拥抱郭长城的时候他都会下意识地去抚摸他的脊背,像是给渴望亲昵的幼猫理顺柔软的毛。

“嗯。”郭长城揉揉眼睛从楚恕之怀里爬出来,乖顺地坐在床边套着珊瑚绒的睡衣。

等楚恕之把早饭端上来的时候郭长城早就洗漱完毕早在餐桌旁,深棕色的头发乖顺地搭在额前,兔子样式的棉拖在白色的瓷砖上敲敲打打,修剪得圆润的指甲磕在玻璃桌上咔哒咔哒的响,抿着红粉的唇,周身绕着蒸腾的水汽,老老实实地等着楚恕之的早餐。

早饭很简单,烤的刚好的面包,溏心的荷包蛋,还有一杯加了白砂糖的热牛奶。

郭长城捧着杯子喝了一口,舔掉一半留在唇上的白痕,楚恕之很自然地捏着他的下巴吻走了另一半,甜腻腻的令人着迷。

早饭吃得总是很快,郭长城盘着腿窝在灰蓝色的懒人沙发里,抱着手机绞尽脑汁地想着给大家回复的新春祝福。

楚恕之一开始也和小孩儿说过,特调处那帮没良心的都是群发,没必要挨个儿用心回信。郭长城偏不听,只说是自己用心不够,执拗地要给每个人写一份独特的。

久而久之大家都有些于心不忍,乖巧听话的小孩儿给每个人的祝福都是特殊的,长长一大篇认真得就像是在写高考作文。就连林静那个酒肉和尚都罕见地认真地自己写了祝福,至于是不是生活所迫就不得而知了。

楚恕之坐在郭长城身边剥着砂糖橘,去掉橘络之后一个个喂进他嘴里。郭长城两颊塞得鼓鼓的,却还是不住地往嘴里叼着橘瓣,橘瓣被叼走的同时,粉嫩嫩的舌尖伸出来舔了舔楚恕之的指尖,有些橘皮的味道,微苦。

“楚哥楚哥!”郭长城拽住要去倒垃圾的楚恕之,嘴里含着一半橘子冲着他的楚哥眨了眨眼。

楚恕之按着郭长城的头俯身叼走了他嘴里的橘子,又给了他一个甜丝丝的吻,看着白团子慢慢染上一层红色,楚恕之勾了勾嘴角,揉揉郭长城柔软的发顶。

龙城的夜永远都很亮,星辰永远都不吝啬自己的光芒,拨开阴云将光亮撒进橙黄色的路灯里,一同照亮这里的夜。

郭长城硬是拽着楚恕之出去溜达,今年的冬天还算暖和,没了往年的冷厉削骨,倒多了几分和煦温暖。

过膝的白色长棉袄严严实实地裹着略显削瘦的青年,黑色的旧围巾挡到了鼻尖,只留下一双含着水的鹿眼一眨一眨地看向自己的爱人。

郭长城拿着串糖葫芦,被冻得硬实的山楂在嘴里咔嚓咔嚓地嚼着,黄澄澄的糖渣子沾在了唇边,又被另一个人轻轻吻走。

烟火在天空上炸开,五颜六色照亮整片夜空,郭长城抬头看过去,蜜棕色的眼瞳发着亮,眼角眉梢都带着喜悦。

“楚哥!”楚恕之听到自家小孩儿在烟火的爆鸣声中在自己耳边喊道,“新年快乐!”

柔软的唇贴上来,楚恕之结结实实地尝到了山楂糖葫芦的味道,酸涩的,又透着淡淡的甜。

郭长城笑弯了眼睛,鼻尖有些红,揣在楚恕之兜里的手握紧了他爱人的指尖。

楚恕之其实很想和他说一句我耳朵不聋,但是他没那个闲工夫。

他忙着给面前的爱人一个结结实实的,充满爱意的,那人独一份拥有的,温柔的吻。

“新年快乐,傻瓜。”

评论(27)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