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

邪簇/楚郭/魏白

爬墙速度较慢,现在试图躺平在邪簇坑底不出来

秦昊老师您是神仙,吴磊您也是神仙,季晨老师您也是神仙我爱你们!

【楚郭】我想你了

*背景原著,人设剧版原著混杂

下雨了。

雨滴不规则地砸在车窗上,划出一道道均匀的水痕,郭长城向外看去,一片漆黑,只能听到水珠打在玻璃上急促的响声。

桌上的手机亮了一下,只是提示流量剩余的消息,郭长城看了一眼,凌晨一点。

郭长城看向对面相拥而眠的一对情侣,突然想起了楚恕之。

他开始怀念楚恕之拥抱他的时候身上淡淡的烟草味和相同的洗衣液香气,怀念他带着薄茧的微凉掌心抚摸自己后颈的触感,怀念他亲吻自己时压低的轻笑声。

郭长城想楚恕之了。

楚恕之刚跑了个半个月的外勤,这时候应该在家里睡得昏天暗地,尸王的起床气可不是谁都能成受得了的。

可郭长城的身体和本能先他的脑子一步,等他回过神的时候一通电话早就给楚恕之拨了过去。

“怎么了?”楚恕之透着疲倦的沙哑嗓音通过手机传过来。

或许是雨下的太大了,又或许是半个月没见到楚恕之,熟悉的声音贴在耳边的那一刻郭长城就红了眼眶。

郭长城张了张嘴却没发出半个音节,所有想说的文字在腹中滚了几圈却卡在了喉口,噎得他有点想哭。

“我…没事的…”郭长城捂住嘴,眼泪还是不争气地掉了下来,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但是就是止不住。

“有事就说,别憋着。”楚恕之的声音断断续续的,火车上的手机信号总是很差,但不难听出语气里的担心。

“没事的楚哥…我只是…有点想你了…”郭长城把脸埋进枕头里努力压低声音,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乖,再忍一会儿,我去接你。”电话那边传来衣料摩擦和金属碰撞的声音,楚恕之常年透着凶狠的声线此时却说不出的温柔,对郭长城来说格外的好用。

“别了楚哥,不麻烦你了我自己打车回去吧。”郭长城打了个小小的哭嗝,揉揉哭的通红的眼睛,拿过包里的纸巾擦了擦鼻涕。

“别废话,现在去睡觉,一个小时之后我在车站门口等你。”楚恕之难得有耐心去等对方挂掉电话,那边的郭长城抽抽搭搭半天,还是不舍地挂了电话。

下过雨的晚上有点冷,郭长城搓了搓发凉的胳膊,拎着半人高的行李箱在人群中搜寻着熟悉的身影。

突然行李箱被人接过,身上落了一件带着体温的黑色大衣,整个人被搂进温暖熟悉的怀里。

“楚哥!”郭长城回抱住楚恕之,半湿的头发在他的颈边蹭着,有些痒。

“嗯我在呢。”楚恕之拍拍小孩儿的后背,郭长城带着声音软糯糯的带着点鼻音,眼角还有点发红,看起来可怜得很。

郭长城主动吻了一下楚恕之的侧脸,噗嗤一下笑开了,哭得有些肿的眼睛弯成一轮新月,压低的笑声像是雨滴打在车窗上,清脆好听。

“行了先回家,剩下的回去再说。”楚恕之转动车钥匙,用指腹擦了擦小孩儿还带着点泪的卧蚕。

“还有什么剩下的?”郭长城摸了摸刚才楚恕之碰过的地方,抓着安全带有些紧张地看着他。

“当然是你吵醒我睡觉的代价。”楚恕之趁着红灯的时间侧过身去吻了一下郭长城,唇齿冰凉,心底却说不上的温暖。

黄灯闪了两下切换到绿色,黑色吉普车里只有一个嘴角带着浅笑的银狼和一只从脸颊红到耳尖的折耳兔。

我想你了,像枫叶眷恋大地一样,像游鱼渴望水源一样,像我爱着你一样。

评论(18)

热度(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