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

邪簇/魏白

爬墙速度较慢,现在试图躺平在邪簇坑底不出来

秦昊老师您是神仙,吴磊您也是神仙,季晨老师您也是神仙我爱你们!

【楚郭】我的葡萄它出走了

*背景原著,人设剧版原著混杂

郭长城很喜欢冰冰凉的东西。

像是在冷藏层里躺了一晚上的冰水,飘着奶油甜味儿的冰淇淋和各种各样透着凉气的冰水果。

尤其是在夏天喝冰水,带着冰碴的冷水顺着喉管下滑,极致的凉和体内的燥热冲在一起,惹得小孩儿眯起眼睛轻呼一口气,隔着脸上的软肉揉了揉被冰得发酸的牙,舔舔柔软湿润的唇试着喝第二口。

但郭长城偏是肠胃不好,生冷辛辣一样碰不得,就算是无意进点冷气都会捂着腹部疼得直哼唧。

楚恕之凶了郭长城几次,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于是家里所有的冰水都变成了常温,冷冻层的冰淇淋都换成了食材,就算是为了保温放进冰箱的水果也要拿出来暖成室温才让小孩儿吃。

郭长城委屈巴巴地拽着楚恕之的衣角磨了好久也不见得尸王的态度软化一点,也只能撇撇嘴心不甘情不愿地接受了不能吃凉这个颇为残酷的事实。

可郭长城早就不是那个说一听一的乖小孩儿了,没事的时候也会搞些小来无趣的恶作剧,倒有些像刚启蒙的孩子,反正有楚恕之惯着他,他也不怕什么。

近几日沈巍出差,赵云澜说什么也要跟着去,拍拍屁股拎着行李箱转身就走,一甩手把手里收尾阶段的案子扔给楚恕之。

“妈的你这甩手掌柜当的真他妈好,等下次你让我出外勤我动一下我他妈就不姓楚!”楚恕之咣地一声把档案袋摔到桌子上,中气十足的骂人声回荡在特调处近乎空荡荡的大楼里。

这导致楚恕之无论上班下班都要抱着个电脑处理文件,忙得一个头四个大,自然也就没空去管郭长城作什么妖。

恰好昨天楚恕之买回来一大堆葡萄,郭长城觊觎冰箱里冰凉的水果好久了,可总算找到一个楚恕之忙的时候,心里的小算盘打得噼里啪啦向。

郭长城反复确定了几次楚恕之确实在忙,悄咪咪地跑到厨房,为了不发出声音连拖鞋都没有穿。

冰葡萄咬在嘴里的感觉是说不出来的好,略涩的外皮自动破开弹出冰凉清甜的果肉,甜丝丝的果汁裹着冷绕在嘴里,刺激着敏感的牙神经一阵阵发疼,柔软的果肉被咬开,冰冰凉滑溜溜,带着对夏天的喜爱一路滑进胃里,引着人再去吃下第二个。

第三颗葡萄在郭长城嘴里碎了大半,突如其来的脚步声惊了他一跳,大半个葡萄顺势咽下,噎得郭长城止不住地咳嗽。

“你在干嘛?”楚恕之顺了顺郭长城的后背,绕在鼻尖的葡萄甜味不难让他知晓郭长城干了什么。

“我…我只是来确定我的葡萄它出走了没有…”郭长城看着楚恕之颇为玩味的眼神,突然觉得有些腿软,随口编了个谎话出来。

像是为了增加自己谎话的可信度一般,红着眼圈的小孩儿自己还点了点头,眨眨含满水汽的大眼睛,心虚地瞟了瞟靠在桌子上的楚恕之。

“郭长城你是不是觉得我是傻子?你觉得我会相信?”楚恕之把郭长城抱起来放到餐桌上,小孩儿被吓了一跳,紧紧地抓着楚恕之的肩膀。

“…嗯。”郭长城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又迅速地摇着头,看楚恕之不为所动之后乖乖低下头打算认错。

“你的葡萄出没出走…”楚恕之微凉的手指顺着郭长城略大的衣摆下伸进去,贴上他有些小赘肉的腹部,吻上郭长城带着葡萄甜味儿的唇,“就让我来帮你检查检查吧…”

郭长城的唇很软,冰冰凉还带着甜味,咬起来像是冰过的葡萄果肉,舌尖微暖,主动却害羞地迎合楚恕之,略混着哭腔的呻吟声诱人得很。

楚恕之拍拍被吻得七荤八素的小孩儿柔软的发顶,轻轻笑了一下。

果真是葡萄味儿的。

评论(20)

热度(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