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

邪簇/魏白

爬墙速度较慢,现在试图躺平在邪簇坑底不出来

秦昊老师您是神仙,吴磊您也是神仙,季晨老师您也是神仙我爱你们!

【楚郭】晚安

*背景原著,人设剧版原著混杂

郭长城坐在被晒得发烫的松木秋千上,线条诱人的小腿有一搭没一搭地晃着,手里拎着小半瓶果酒,随着流浪歌手的琴声轻轻哼着民谣。

海边的夕阳很好看,铁灰色的海水被染成橙红色,一口口往下吞吃着略大的暖橘色火球,蓝紫色和艳红色混成一片随意地铺在天空上,短短几分钟时间却美得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秋千被外力停下,郭长城拧过半个身子,乖顺地趴在椅背上,含着果香和淡淡的酒味软糯糯地喊了一声“楚哥”。

楚恕之应了一声,伸手去揉郭长城柔软的发顶,被酒精浸了神经的小孩儿软了一大半身子,被楚恕之揉得东倒西歪。

楚恕之也是拿郭长城没办法,自己一个不留神没看住就让他喝了大半瓶果酒,往常滴酒不沾的小孩儿醉得出奇的快,一瓶果酒就能让他醉了一半。

喝醉了的郭长城比平常还要软乎,白净的脸颊泛着红,像是散了浑身的骨头般往楚恕之身上扑,就连脸上小小的的酒窝里也带着小孩儿独有的甜味。温暖柔软的一团拽着楚恕之的衣摆,被水汽蒙了大半的浅棕色眸子眨啊眨,噗啾噗啾往外蹦小星星,嗓音裹了一层密,染了几分哑,带着十足的喜欢和笑意轻轻喊着楚恕之。

楚恕之总是没办法拒绝这样的郭长城,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回应着小孩儿无实质性地呼喊。

“我又不走,总喊我干嘛。”楚恕之捏捏郭长城略微发烫的侧颊,换来几声带着鼻音的哼唧。

“就是想让大家知道你是我的…”郭长城揉着被捏得有点疼的脸颊,瘪瘪嘴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

楚恕之捏住郭长城的脸,逼着他鼓起红粉色的唇,小孩儿眨眨眼,拽着楚恕之的衣角晃了晃,一副想笑不敢笑的模样。

“笨蛋。”楚恕之吻了吻郭长城带着酒精味湿润柔软的唇,又安抚性地摸了摸他的后颈肉。

楚恕之回过神来的时候郭长城已经趴在椅背上看了他好半天,深棕色玻璃瓶里的果酒所剩无几。

“楚哥楚哥,”郭长城拽着楚恕之的风衣主动送上了一个甜腻腻,充满西柚味的吻,“我好喜欢你啊,我好想和你一直在一起。”

“你就这么想被我纠缠?”楚恕之揉了揉郭长城有些突出的脊椎骨。

“不管是轮回,转世,还是成圣化魂,我都想和楚哥在一起。”郭长城的语气格外的认真,一时分不清是醉话还是真言。

“那你可做好准备生生世世被我骚扰吧,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楚恕之压着郭长城的后颈吻了吻他的唇,言语分明是凶狠的,却掺了对郭长城独一份的温柔。

“我不会后悔的,楚哥一定要来找我,我一定会认出你的。”郭长城眼里的星河闪了闪,又被主人笑得弯弯的眉眼掩盖。

“我答应你我会的。”楚恕之揉揉郭长城的头,把大衣披到他身上。

暖橘色的夕阳被海平面都吃了进去,躁动的潮水渐渐平静下来,稀薄的云被月扯到身后,露出漫天的星辉。

晚安了,我的爱人,我会永远爱着你。

评论(19)

热度(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