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

邪簇/魏白

爬墙速度较慢,现在试图躺平在邪簇坑底不出来

秦昊老师您是神仙,吴磊您也是神仙,季晨老师您也是神仙我爱你们!

【楚郭】柠檬红茶味的吻

*背景原著,人设剧版原著混杂

今年的冬天来得很早,铺天盖地的白把整个龙城盖得严严实实,树梢被亮晶晶的雾凇坠得颤颤巍巍,六角的冰花侵占了大半透亮的玻璃,藏住屋内的温暖。

楚恕之接了一个外勤,大半个月都不在家里,好不容易热闹起来的公寓又变得冷清,偌大的屋子就算供了暖也透着一股子冷意。

好在楚恕之把他的小傀儡留给了郭长城,思念缠身的小孩儿每天只能抱着傀儡娃娃窝在白色的沙发里,拽拽它的围巾委屈巴巴地小声嘟囔着对楚恕之的想念。

好想楚哥啊,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听到。郭长城把自己陷进柔软的棉被里,轻轻叹了口气,却只能把傀儡娃娃和被子往自己怀里搂。

楚恕之回来的时候恰巧赶上了特调处放假,索性就约了郭长城出去约会。

郭长城特意起了个大早,套着齐膝的奶白色长棉袄,戴着楚恕之有些旧的墨色围巾,踩着两个人一起挑的驼色棉鞋跑了出去。

不知道是楚恕之故意调侃还是随意选择,约定的地点是郭长城相亲的那个咖啡馆。

郭长城早到了半个小时,坐在靠窗的座位上,浅棕色的木桌上摆着一杯冒着热气的柠檬红茶。他突然想起楚恕之搅黄他相亲的事情,不免一阵好笑,挡在修长的指节后面笑出了尖尖的虎牙。

郭长城想起楚恕之总会笑,笑得眉眼弯弯,星河显露。

今天天气很不错,是个难得的晴天,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郭长城一到这种天气心情总是会很好。高底的靴跟敲在木质地板上咚咚哒哒地响,郭长城拽着毛衣的袖口望着窗外,满眼期待地找着自己想见的人。

玻璃板被敲响,郭长城歪过头去看到了一身黑的楚恕之。同款的黑色长棉袄和一条新的黑围巾,旧的那条早就给了一个在新年时蹲在自己门口哭红鼻尖的小孩儿。

“楚哥!”郭长城扑到玻璃上喊了一声,后知后觉地发现对方听不到之后尴尬地红了脸。

郭长城在有些脏的玻璃上哈了一口气,扯着袖口擦了个干净,又透过透明的一小块看着自己的爱人。他的额头抵在玻璃板上,掌心被压得有些发红,张着嘴喊着楚哥,笑出了小小的虎牙的酒窝。

楚恕之把手贴了上去,像是真正地碰到了郭长城的柔软温热的掌心。他打量着半个月没见的小孩儿,唇红齿白,软糯糯地透着粉,略长的刘海盖住到了眼睫,穿着紧身高领的白色毛衣趴在窗子上笑得醉人,眼里不停地往外蹦着闪亮亮的小星星,看起来乖顺温柔。

看起来那帮没良心的没把他欺负得太狠。楚恕之心里收拾特调处一众的算盘也停了下来。

楚恕之这次外勤没带郭长城一是因为地理位置偏远,怕他吃不消,二是事件恶劣人心险恶,每个人都一肚子坏水,他实在是不想看白净善良的小孩儿被染上哪怕一点黑,倒不如让他待在特调处,虽然那帮王八蛋乐意调戏别人,但至少人不坏。

泡在黑暗和勾心斗角里半个多月,楚恕之像是回到了当年修尸道的时候,每个人都不怀好意互相残杀,阴冷潮湿,他的五感就这样渐渐丧失,冷得像一块冰。

现在回到了充满阳光的地方,见到了在阳光下笑着的郭长城,楚恕之觉得自己的五感正在缓缓苏醒,他想念郭长城抱起来柔软的触感,与他接吻时软糯糯的甜,被拽着衣角带着鼻音的“楚哥”,还有平日乖顺的小孩儿在床上红着眼角哑着嗓音的呻吟。

楚恕之突然产生了错觉,他一瞬间觉得自己还活着。

其实他之还欠着赵云澜一份报告,一堆需要报销的单子和杂七杂八要忙好几天的破事。

可是楚恕之现在不想去思考这些,他忙着要去给半个月不见的小孩儿一个柠檬红茶味的吻。

评论(18)

热度(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