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

邪簇/魏白

爬墙速度较慢,现在试图躺平在邪簇坑底不出来

秦昊老师您是神仙,吴磊您也是神仙,季晨老师您也是神仙我爱你们!

【楚郭】浅眠

*背景原著,人设剧版原著混杂

楚恕之被迫接了几个晚间的外勤,每次回家差不多都是凌晨拂晓。

分明叮嘱过郭长城早睡,可每次推开厚重的实木门还是能见到驼色的一团缩在乳白色沙发的一角。

白白软软的一团披着浅灰色如纱的月色,略微瘦削却修长的四肢缩起来,白嫩的指间紧紧抓着黑色的抱枕。淡驼色的大码睡衣把小孩儿盖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段颈子和微冷的指尖,细密的眼睫轻轻颤动着,呼吸声均匀又轻缓。

似是千雕万琢过的暖玉,浸了天地的灵气,揉了世间的温软,静卧在一方软棉上。

虔诚,又充满烟火气。

楚恕之总会敛了气息和脚步声,斜倚在卧室的门框边看着郭长城。伸出的手悬在小孩儿的发顶,又缓缓地收回。

郭长城看起来是那么易碎,略微使力就会化成一捧白沙,在风里散了形状。

楚恕之总会看很久,他看到了千年的孤寂和小孩儿献上的温暖和亲昵。

郭长城一个人时意外的浅眠,四肢紧绷,攥着抱枕的指尖用力得发白,紧闭的眼睫止不住地打颤。

楚恕之总会听到小孩儿睡梦中带着颤抖的梦呓,掺着恐惧地轻声叫着自己的名字。

“我在。”楚恕之握住郭长城发冷的指尖,安抚性的摸了摸。

郭长城总会在这时转醒,迷迷糊糊地眨眨满含水汽的鹿眼,主动地索要一个拥抱,还有一个带着柠檬薄荷味的吻。

温暖柔软,却令人止不住地心疼。

在那之后楚恕之拒绝一切晚间的外勤,摆明了爱谁去谁去,休想让他挪动半分的态度,就连赵云澜也催不动。

在其他人对此事八卦的同时,耳尖红透的小灯芯被带着点笑意的楚尸王搂过来,颇为宠溺地捏了捏白软的脸颊。

评论(14)

热度(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