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

邪簇/魏白

爬墙速度较慢,现在试图躺平在邪簇坑底不出来

秦昊老师您是神仙,吴磊您也是神仙,季晨老师您也是神仙我爱你们!

【楚郭】平地摔

*背景原著,人设剧版原著混杂

郭长城靠在大槐树下上在小本本上写写画画,钴蓝色的钢笔盖叼在嘴里上下晃动,阳光砸在上面晃得人眼睛生疼。

“走了长城,回去再写。”楚恕之看着揉着眼睛,精神有些不大好的郭长城,他们为了抓这只鬼已经连着熬了半周,小孩儿天天跟着自己在案发现场两头跑,自然是累得不行。

“知道了,楚哥,你等等我!”郭长城把笔盖扣好夹在本子上,抬头发现楚恕之走出老远,连忙往前跑了两步。

郭长城是出了名的身体不协调,平常左脚绊右脚摔个马趴都是常事,这次也不例外。踩着实木楼梯脚一滑,毫无防备地往下摔去。

郭长城闭好了双眼准备和冒着热气的石板路来个亲密而瓷实的接触,但他没有感受到想象中的疼痛,反而是结结实实地摔进了一个体温偏低的尸王怀里。

“睁眼,笨蛋!”楚恕之把郭长城往自己怀里使劲按了一下,看似凶狠的训斥里半是宠溺半是担忧,“你是眼睛不好还是身体残疾,不看路啊!”

“楚哥!”郭长城眨眨眼睛,笑嘻嘻地在楚恕之怀里蹭了蹭,楚恕之体温比常人低上许多,三伏天里抱着自是再舒服不过,郭长城伸手回抱住楚恕之,大有一副赖在他怀里不走的架势,“再说了不是有楚哥嘛,才不会让我摔到的。”

楚恕之眼看着郭长城胆子越来越大,这两年倒是被自己宠出几分无法无天的感觉来,任由着小孩儿平时无伤大雅的恶作剧和主动索取的亲昵。

楚恕之轻轻拍了拍郭长城的后背,小孩儿刚洗过的头发蹭在耳边有些痒,糖果味藏在沐浴露的清香把他笼在里面。只要他低头就能感受到郭长城颈侧的温热和轻微的跳动,提醒着他面前这个温柔善良的人是鲜活的,只属于他的。

郭长城把下巴垫在楚恕之肩膀上,红着耳尖心安理得地享受着这个拥抱,所触之处都有着楚恕之身上的味道,带着点淡淡烟草味,和自己一样的洗衣液香。他只要想到这么好的人是自己的,嘴角就忍不住地上扬,细密的眼睫轻颤着扫过楚恕之的侧颈,软糯的气音和胸腔有节奏的震动传递隔着一层软肉到楚恕之身上。

“抱够了就起来。”楚恕之揉揉郭长城的后脑勺,又拍了拍他的背。

“嗯!”郭长城嘴角噙着笑,拍拍有些褶皱的衣服,拽着包带跟在楚恕之身后。

“抓紧了,再摔倒我可不管你。”楚恕之转身站定等郭长城跟上来,握住他的手领着他往前走。

郭长城动了动手指,改成十指相扣的姿势,加快了脚步。

评论(5)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