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

邪簇/魏白

爬墙速度较慢,现在试图躺平在邪簇坑底不出来

秦昊老师您是神仙,吴磊您也是神仙,季晨老师您也是神仙我爱你们!

【楚郭】不一样

*背景原著,设定剧版原著混合
*放心,是糖,真的是糖

零零碎碎的石块杂乱地堆在洞穴口,阴冷的风吹过,难以掩盖的腐臭味呛得人眼睛发酸。蛇腹与沙砾摩擦沙沙作响,脚边莫名的白色骨状物把气氛推向恐怖的顶峰。

郭长城紧紧拽着楚恕之的衣角,不断地念叨着“有楚哥在我不怕”,余光瞟到地上嶙峋的白骨还是忍不住颤抖着往前蹿几步。

尸体的摆放像是有一个层次一样,洞穴前段还只是随意摆放的白骨,到了中段已经满是血肉模糊的腐烂尸体。

郭长城的恐惧也是阶段式的,现在他整个人几乎都要贴在楚恕之身上,手里的小电棒噼里啪啦比过年放的烟花都亮,差点给楚恕之的大衣烧了个透。

腐化一半的手刮住郭长城的脚踝,黏湿的感觉顺着脊柱向上窜压得头皮发麻。他十分准确地诠释了本能这个词,“唰”地一下手脚并用地蹿到了楚恕之身上。

“妈呀!”郭长城紧紧抱着楚恕之,小电棒放出一道蓝里带紫的火花,噼里啪啦弹在石块上扎得人眼睛疼。

“笨蛋,松手!”正往前走的楚恕之被这一百来斤的人扑了个措手不及,差点一头栽在一堆尸体里。

“你看清楚这都死透了!”楚恕之把身上的郭长城扒拉下来,“再说你都和一个死了几千年的尸王睡过了,你还怕个屁啊!”

正在瑟瑟发抖的郭长城突然顿了一下,抿了抿毫无血色的唇,伸出冰凉的手拽住楚恕之的指尖。

“…楚哥和它们才不一样,”郭长城看向楚恕之,眼底的认真让人无法忽略,“楚哥对我很好,也很温柔,我也很喜欢楚哥,虽然有时候会凶我但我知道是为我好…”

郭长城有些破音,声音也打着颤,黑亮的眸子被一层水雾遮得严实,拽着楚恕之的手越收越紧,嘴唇被吓得苍白,连站立都有些费劲。

尽管如此,楚恕之还是感觉胸口一阵阵泛酸,心尖最柔软的地方止不住地疼。也不知郭长城是傻还是天真,他说什么都信,随随便便说出的话也能被他当成神谕反复琢磨几天。

“你要是想招来几个活的你就接着说。”楚恕之指指地上的腐尸,嗓子里说不出的干涩。

郭长城果真乖乖闭上了嘴,带着哭腔小声地喊了一句“楚哥”,紧紧拽着楚恕之的手,眼圈红了一大半。

楚恕之往前一步一把抱起还发着抖的小孩儿,郭长城后背已经被冷汗浸透了,就算被楚恕之抱起来也是浑身冰凉。

“楚哥…我能自己走的…”郭长城搂着楚恕之的脖子,小声在他耳边说。

“里面有比你脚上还过分的,你想自己走也行。”楚恕之瞟了一眼依旧挂在郭长城脚踝上的手骨。

“……”郭长城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甩了一下脚腕,差点把自己摔到地上,幸亏楚恕之眼疾手快一把捞住了他。

你和它们才不一样。

带着点破音和哭腔的短句在楚恕之心里转了几圈,最后噗通一声落进玻璃罐子里磕得叮当响。即使是只有一个人如此认为,也就足矣。

评论(9)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