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

邪簇/魏白

爬墙速度较慢,现在试图躺平在邪簇坑底不出来

秦昊老师您是神仙,吴磊您也是神仙,季晨老师您也是神仙我爱你们!

【楚郭】一起去看海吧


*背景剧版原著混杂
推荐BGM:农夫渔夫

特调处放了好长的假。

楚恕之和郭长城打算出去旅游,楚恕之挺无所谓,倒是郭长城激动得不行,拽着他选了好久的景点。

最终定在了一个没什么人的海滩,当然是自驾游。

七月的早上很热,郭长城也不肯好好待在屋子里吹空调,扯着楚恕之的袖子去街上漫无目的地溜达。

郭长城今天穿了一件满是零零碎碎黑色多边形的白短袖,外面罩着大一码带着蓝白竖格的短外套,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被风一吹像是要飞起来。下身穿了一条鹅黄色的短裤,又特意配了一双刷得干净的薄荷蓝的布鞋,头上戴着一顶画着笑脸的白色渔夫帽。整个人看起来白白净净,笑得弯起的黑色眸子里细细碎碎地撒满了星辰,令人向往,又不忍去触碰。

街道上是整整齐齐的石板路,被太阳照射得暖洋洋,从脚底往上泛着热气。路边种满了深绿色的梧桐,随着风动哗哗作响,掉在地上的树荫刚好能把人罩进去,享受难得的清凉。街边列满了奶茶店和甜品店,甜腻腻的奶油味儿混着茶香散在空气里,和叮叮当当的风铃声点缀了整个夏天。

楚恕之落后郭长城半步,看着格外激动的小孩儿在前面蹦蹦哒哒,心情和当天的天气差不了多少。

似乎在这一刻,楚恕之不再是看透千年生死的尸王,郭长城也不是功德无量却无福消受的镇魂灯芯。

他们,只不过是一对普通的恋人罢了。

郭长城买了一杯带着芝士奶盖的茶,踮着脚尖在马路牙子上小心翼翼地挪动。突然间他回头看了一眼楚恕之,踢着脚边的沙砾跑了过来。

“楚哥喝吗?”郭长城举着奶茶杯在楚恕之面前晃了晃。

杯壁沾着的水珠顺着郭长城的手指一路滑到手肘,他的手很好看,骨节分明白皙得过分,像是由白玉削成,浸润了千年的灵气一般。他戴着一个手环,鎏金色的金属质地圆圆一圈,刚好卡在他凸出的腕骨上,刻着繁复枝叶的细金属丝环环绕绕缠了几圈,衬得他愈发得瘦。

那是楚恕之送他的。

楚恕之能想象到郭长城的指尖是微凉的,沾着水汽和夏日的灼热。如果靠近他一点就能闻到身边混着芝士味道的淡淡茶香和裹着糖果清甜的沐浴露味道。他淡粉色的唇一定是柔软的,带着丝丝凉意的,像是从冰水里捞出来的樱花果冻,甜的要命。

“好啊。”楚恕之拽着郭长城的手腕把他往自己怀里带了带,捏着他的下巴在他唇角吻了一下。

嗯,果真是冰凉柔软,又带着甜味儿的。

郭长城的“唰”地一下,从脖子红到耳尖,敛了之前那份欢快劲儿,扯着楚恕之的衣角抿着唇,颇有些不好意思地跟在他身后。

楚恕之笑了一下,搂着郭长城的腰把人往自己这边拢了拢,揉揉他带着点汗的温热后颈,拽着他的手继续向前。

午饭选在一家靠海的小餐厅里,木质的栅栏被刷成天蓝色,地上摆满了花花草草,橡木地板被人来人往踩得发亮,海风裹着淡淡的咸飘过来,又轻柔地落下。

郭长城扭过半个身子,被漆成白色的橡木椅子被他向后压得嘎吱嘎吱响。楚恕之走近了点用手撑着椅背,揉了揉郭长城软软的头发。

郭长城扒着楚恕之的衣角,藏着星屑的眼睛含着笑意看着他,又舔舔发亮的唇,软糯糯地喊了一声“楚哥”,清亮的嗓音里带着笑,藏着不用说都能看出来的喜欢。

楚恕之没来由地想起扒着别人裤脚要小鱼干的某只蠢猫,他轻笑一声把人按在椅子上坐好,转身扔掉喝得只剩个底的奶茶,又坐在郭长城对面。

空了的奶茶杯摇摇晃晃摔进了垃圾桶,取而代之的是木桌上一壶飘着香气的乌龙茶。餐厅一角的小音响里放着不知名的英文曲,或许是自弹自唱,或许是特意找来的。

午饭的味道很好,吹来的海风很凉快,面前的人也很好看。

大概,人们总是挂在嘴边的幸福,就是这样子吧。

海滩的星空总是比城市里的要亮上许多,星辰零零散散地铺在深紫色的画板上,跨过几百万光年诉说自己的想念。红顶白墙的灯塔把一小块地方照得透亮,在那稀缺的光明里总是坐着一个弹着吉他的歌手,写满了沧桑的民谣掺着似有似无的海浪声顺着晚风飘进屋子里。

他们没有住在酒店,反而是挑了一下颇有当地特色的民宿。

不大的卧室里只开了两盏小小的床头灯,昏黄的灯光照射在随意摆放在书架上的玻璃工艺品,散射出七彩的琉璃光。

郭长城刚刚洗过澡,奶白色的皮肤泛着淡淡的粉,热腾腾的水雾浮动在他的身边,整个人都软了三分。素白色的浴袍随意搭在他身上,冰凉的水珠在半干的发尾上留恋一会儿,随着重力掉进吸水的面料里。

郭长城趴在窗台上,打开半个窗户向外看,灯塔橙黄色的灯光和他眼里的星辉相交映,牵扯出一整串的银河。他突然笑了起来,于是星河迸发出耀眼的暖光,暖了微冷的夜风,也暖了尸王的心口。

“看什么呢?”楚恕之揉揉郭长城带着水痕的后颈,温热的,带着疼惜的抚摸,连眼里常冻的冰雾也为他融了大半。

“看夜景啊,好漂亮的,楚哥要一起看吗?”郭长城转过身子笑着看楚恕之,微微仰着头在楚恕之的手心蹭了蹭。

“夜景哪有你好看。”楚恕之微凉的指尖滑过郭长城清秀的眉眼,掠过泛着微红的脸颊,在他柔软温热的唇上轻轻按揉了一下。

“楚,楚哥…”郭长城略有些慌张地眨眨眼,伸出粉嫩嫩的舌尖舔了一下楚恕之的指尖,蜂蜜味儿的。

郭长城拉着楚恕之的衣领向下,轻柔的吻落在终日冷厉紧抿着的唇上,藏着七分的喜欢三分的羞怯,混着糖果的甜味和盛放的茉莉香。

于是星河颠倒散乱不堪,单薄的白纸被染上独一无二的颜色,最后一点冰雾软成一缕活水,罕见的温存独一份地给了一个透明温软的人。

那是冷厉了千年的尸王第一次生出温情,心怀大爱的镇魂灯芯第一次怀有私心。

这足以被称之为爱情。

评论(6)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