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

邪簇/魏白

爬墙速度较慢,现在试图躺平在邪簇坑底不出来

秦昊老师您是神仙,吴磊您也是神仙,季晨老师您也是神仙我爱你们!

【胡熊】小哥哥,游泳健身了解一下?(7)

熊梓淇转着钥匙圈哼着歌拽着胡一天上了七楼,钥匙在门里艰难地转了两圈,扑面而来的是暖气的温暖和电视里综艺的笑声。

“妈我回来了!还给你带了个人回来!”熊梓淇找出一双棉拖鞋,回身冲厨房的方向喊了一句。

“回来啦!这是一天吧,我们家梓淇总和我提起你,这么一看小孩儿真挺帅的,比你偷拍那两张好看多了。”熊母擦着手走出来,端着一盆水果放在茶几上招呼胡一天。

“妈你说啥呢,做饭做饭我要饿死了!”熊梓淇把熊母往厨房推,通红的耳尖出卖了他自己。

“熊哥,你还偷拍我了?”胡一天微微倾身在熊梓淇耳边低语,可以压低的声音混着笑声,裹着温热的吐息冲进熊梓淇的耳膜。

“我…我妈说想看看你长啥样我才拍的,不行吗?”熊梓淇想给心脏安个暂停键,疯狂跳动的声音震得他耳膜发疼,脸上好像也被什么东西燎过烫得不行。

“熊哥屋里热,你把外套脱一下吧。”胡一天掩着嘴笑,转身拿了个橘子开始剥皮。

熊梓淇把棉袄挂在衣架上跑到洗手间洗了把脸,他把头埋进沾满凉水的手心,等情绪平复得差不多了才走出去。

“孩子他爸买点菜回来,今天家里有客人。”熊母打着电话。

“阿姨不用麻烦了,我吃剩菜就行。”胡一天立刻起身,自己突然住在这就够添麻烦了,他可不能再麻烦熊家。

“客气啥啊,哪能让你吃剩的啊,没事没事不麻烦的。”熊母笑了两下,继续洗碗。

“阿姨我来帮您吧,一个人洗挺累的。”胡一天要接过熊母手里的盘子却被她躲开了。

“哎呀孩子都够不容易的了,平时就挺累假期总得好好休息休息。”熊母晃晃手里的盘子,“剩的碗不多,一会儿就完事了,你和梓淇先去玩吧。”

熊梓淇像是感觉到胡一天的不知所措,伸过手拽着胡一天的手腕就把他往自己屋子里拽。

“一天你别这么拘谨,都是一家人放松点。”熊梓淇笑着对胡一天眨眨眼,反手关上卧室门。

胡一天和熊梓淇就坐在床上互相看着,胡一天突然乐了出来,好看的眼睛弯起来,笑声堆满了整个房间。

熊梓淇楞了一会儿也跟着胡一天笑起来,两个人就坐在床上,没人说一句话,互相看着对方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熊哥,我真的好想你。”胡一天把熊梓淇扑倒在床上,把头埋在他颈窝处蹭着。

“我也想你啊,一天。”熊梓淇抬手拍拍胡一天的背,身上人温热的体温透过薄薄一层布料传递到自己身上。

“熊哥。”胡一天把手探进熊梓淇的衣服下摆里,捏揉着他腰间的软肉。

“一天…凉…”熊梓淇抖了一下,拽住胡一天肩膀处的衣服,胡一天的手有点凉,修剪得正好的指甲来回刮蹭着他的皮肤惹起他一阵战栗。

气温逐渐升高,气氛也向暧昧的方向走去。熊梓淇把头抵在胡一天肩膀上轻轻喘着气,偶尔喊几下胡一天的名字。

“梓淇我进来了哦!”门把手突然被转动吓了两人一跳。

“啊…行!”熊梓淇被吓得抖了一下,连忙把身上的胡一天推起来。

由于过于慌张掌握不好力道,胡一天往后仰了一下撞到了床头发出咚的一声,听起来特别疼。

“哎呀你俩闹也不小心点,磕坏了怎么办啊?”熊母放下水果过来关心胡一天。

“没事没事,我头硬,撞一下没事。”胡一天揉着后脑勺笑着,还未消退的疼痛一下下捶打着他的脑壳。

熊母又问了两句才出去继续忙,熊梓淇看着揉脑袋的胡一天心里被愧疚灌得满满的。

“对不起啊一天…要不是我你也不会这样…”熊梓淇的声音里还有些低落,他伸手小心翼翼地摸了摸胡一天的后脑,“还疼吗?”

“没事没那么疼了,”胡一天看着熊梓淇的眼睛,突然起了一个想法,“熊哥你要不亲我一下吧,就不疼了。”

熊梓淇愣了很久,在胡一天差点说他是开玩笑的时候,熊梓淇按住他的肩膀飞快地吻了一下他的侧脸。

“熊哥…”胡一天摸上自己被人亲吻的侧脸,熊梓淇早就把头转过去,耳根红得快要烧起来。

“吃饭啦吃饭啦!”熊母的喊声打断了两个人。

“吃饭吃饭!”熊梓淇先他一步跑出卧室,留着愣掉的胡一天坐在床上。

什么啊,梓淇,能不能别这么撩我,我真的会忍不住的。胡一天把头靠在熊梓淇的枕头上,平复了好一会儿才出去吃饭。

晚饭格外的丰盛,胡一天一直在剥虾,把虾肉放在熊梓淇碗里。

“一天啊,你有女朋友了吗?”熊母突然问了一句。

“女朋友没有,但是有喜欢的人了。”胡一天把手里最后一个虾肉扔进熊梓淇碗里,擦擦指尖的水,“他也是东北人,特别喜欢笑,性格很好也很关照我。”

“你看看人家还有个喜欢的,你呢?”熊母敲了一下熊梓淇的头。

“我…”熊梓淇一方面因为胡一天模棱两可的回答感到不舒服,另一方面又不能说自己喜欢谁,“我吃饱了。”

“这孩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给我找个对象回来。”熊母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叹了口气。

“没事,肯定会找到的。”胡一天看着闷闷不乐的熊梓淇暗自笑了笑。

肯定会找到的,因为喜欢你的我就在你面前啊。

很快就到该睡觉的时间,胡一天擦着半干的头发,熊梓淇递过来一套睡衣。

“你穿我的睡衣吧,虽然有点薄应该也能凑合一晚。”熊梓淇揉揉眼睛,折腾一天他也有点困了。

“谢谢熊哥。”胡一天套上睡衣,尺码还算合身,有一点小。

由于没有多余客房,胡一天又不舍得熊梓淇去睡沙发,两个人最终选择在熊梓淇床上挤一晚上。

熊梓淇的床比单人床还能宽上一点,但对于两个一米八几的人来说还是很挤。

熊梓淇背对着胡一天躺着胡一天看着他的后背,试探着伸出手搂住他的腰。

“一天…?”熊梓淇的身体有一瞬间的僵硬,微微侧过身喊了一声胡一天的名字。

“熊哥我有点冷。”胡一天得寸进尺地把熊梓淇整个人都搂进怀里,毛绒绒的头在熊梓淇脖颈上蹭了几下。

熊梓淇僵硬着身体,胡一天身上好闻的沐浴露的味道把他整个缠绕进去,湿热的呼吸铺撒在他的肩膀上,软软的唇贴着他的背。

胡一天把手从熊梓淇衣服下摆伸进去,最终停在他的小腹上磨蹭两下,像是要继续下午未完成的动作。

熊梓淇握住胡一天的胳膊,却也没有挣扎,回忆在他的脑子里乱七八糟混杂成一片,从他们相遇一直到这个暧昧的夜晚。

那晚胡一天睡得很沉,倒是熊梓淇失了眠。

评论(7)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