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

邪簇/魏白

爬墙速度较慢,现在试图躺平在邪簇坑底不出来

秦昊老师您是神仙,吴磊您也是神仙,季晨老师您也是神仙我爱你们!

【魏白】宇宙,不过是你变成了星辰,我变成了你

夏天的晚上十分凉快,尤其是刚下过雨,带着泥土味道的水汽漂浮在空中,被风吹得肆意翻滚。

白敬亭扒两下还湿漉漉的头发,弹起的水珠溅在金丝眼镜上,也懒得伸手去擦。

他拎了一罐冰汽水,推开落地窗靠在阳台栏杆上。微风刮起贴在额头的碎发,他喝了一口汽水,气泡在舌尖炸开,清甜的味道灌满了口腔,从喉管挣扎着蹿上来的二氧化碳弄得他眼睛发酸。

身后贴上来一个温热的身躯,一米八三的大高个实打实地压在白敬亭身上,令人心安的味道在他颈边蹭来蹭去。

“头发不擦干会感冒的。”魏大勋把干毛巾盖在白敬亭头上,搓揉着吸收多余的水分。

“我身体可比你好,”白敬亭转过身来,拽下头上湿了一半的毛巾挂在脖子上,拿着还剩一半的饮料罐晃了晃,“喝吗?”

“好啊。”魏大勋搂住白敬亭的腰,刚要接过饮料罐却被那人躲开了。

白敬亭拽着魏大勋的衣领吻了上去,橙子味儿的二氧化碳一半消融在两个人的呼吸里,另一半冲进白敬亭的鼻腔,呛得他眼角发红。

“不怕被别人发现吗?”魏大勋把额头抵在白敬亭的额头上,抬起他的眼镜吻了吻他眼角的泪痣。

“那又怎么样,亲自己男朋友还犯法吗?”白敬亭抬头又吻了一下魏大勋的唇角,又把头埋进魏大勋的颈窝里嗤嗤地笑着。

怀里的人带着细密的雾气和沐浴露的香味,半湿的头发擦着他的脸侧蹭啊蹭。

魏大勋微微起身,白敬亭靠在栏杆上撑着他的胸口,眼镜上还残存着一点雾气。

夜里的霓虹灯滋啦滋啦地闪了两下,橘黄色的灯光在白敬亭身上晕染成一片,他歪着头笑,藏着星辰的眼睛弯成一轮新月,悦耳的嗓音里灌满了橘子汽水和夏天的味道。

魏大勋凑近了点去吻他,爱人笑得止不住地发抖,咬着他的唇蹭着。魏大勋吻上爱人上翘的嘴角,笑声从声带里裹着对他的喜欢跑了出来。

剩下的半罐汽水早就被打翻,连同地上一盆开得正好的茉莉将空气搅得天翻地覆。白敬亭搂紧魏大勋的脖子,半睁着的眼睛蒙上一层水雾。

楼下流浪的歌手拨弄着琴弦,将生活的沧桑都揉进民谣里。歌声乘着晚风支离破碎地飘进窗子里,为这个温柔的夜晚点上最后一笔。

“白白。”魏大勋吻吻白敬亭带着一层薄汗的手心。

“嗯?”白敬亭顺着魏大勋被风吹乱的头发,眼里的温柔挡都挡不住。

“没事。”魏大勋握住白敬亭的手,笑出的酒窝比梅酒都要醉人。

“挂相了傻孩子…”白敬亭动动手,变成十指相扣的样子,银制的戒指碰在一起发出细微的响声。

魏大勋侧过头看看白敬亭,他去过世界上很多地方,见过很多美丽的景色。但他觉得这些都不如面前的青年,就连浩瀚的宇宙,都比不上他。

宇宙,不过是你变成了星辰,我变成了你

我坐着,在冰雪交融的北国,写着诗,唱着歌

宇宙,不过是你变成了星辰,我变成了你

宇宙,不过是我变成了星辰,你留下了我

评论(2)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