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

邪簇/魏白

爬墙速度较慢,现在试图躺平在邪簇坑底不出来

秦昊老师您是神仙,吴磊您也是神仙,季晨老师您也是神仙我爱你们!

【杰佣】安慰

夜里还是很冷,寒意顺着漂浮在空气中的水珠渗到骨子里。灰蒙蒙的月光罩在整个庄园之上,压抑着让人喘不过气。

杰克摸出怀表看了一眼,十一点零五,往日奈布早就钻进他的被子里睡去,作息时间一向规律的他今天不在,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

杰克看过了推演的排行,奈布是倒数,虽说奈布也并不是那么注重这个东西,但作为一名佣兵,心里多多少少还是会有些不舒服。

他在庄园里找了很久,最终在红教堂找到了奈布。奈布坐在早就生了锈的铁栅栏上晃悠着双腿,脚边堆了几瓶喝光了的酒。

奈布哼着歌,曲调悠长又温柔,像是哪位母亲随口哼唱出的摇篮曲。一直蓝色的蝴蝶绕着他上下翻飞,划开一阵水雾停在奈布的鼻尖上。

奈布仰起头笑了出来,海蓝色的眼睛弯成月牙状,清脆的嗓音裹上一层烈酒的味道依然动听。

杰克隐在雾里朝自己的爱人走去,奈布眨眨眼睛停下了哼唱,微微仰起头,鼻尖的蝴蝶也被他吓得飞起来。

“杰克。”奈布呼出一口气,嗓音有点嘶哑。

“还以为不会被你发现呢,我的奈布。”杰克显出身形,指尖变出的红玫瑰取代了蝴蝶的位置。

“这么明显谁看不出来。”奈布揉揉眼睛接过红玫瑰,“我又不是女孩子,送我这个干嘛。”

“很适合你。”杰克向前两步吻吻奈布的额头,奈布向后一躲,险些掉下去。

杰克一把抓住奈布的胳膊把他抱进怀里,带他走到一边的椅子上坐下。

“你唱歌很好听,在哪里学到的吗。”杰克拉下奈布的兜帽揉了揉他软软的头发。

“以前一起合作的搭档教我的,”奈布望着天空,“是他母亲教他的。”

“后来他怎么样了?”杰克有些心疼奈布,这个常年与兵刃和死亡为伴的男孩儿。

“他死了。”奈布低垂着头,有些长的头发挡住了眼睛。

“抱歉。”杰克想去抱抱自己的爱人,却还是收回了手。

杰克感觉奈布身边笼罩着一层灰色的雾,那是由悲伤组成的。无论是狂风,骤雨还是他的钢爪,都没办法撕开这层薄雾。

“我…很差劲吧。”奈布抬起头,努力扯出一个笑,“拆电机慢的要死,总是会旧伤复发,除了救人以外一无是处。”

“奈布,你没有那么差。”杰克抓住奈布的肩膀,认真地看着他,“你救下了很多人,帮助他们逃走,你不会是最差的。”

“别骗我了。”奈布偏过头去,声音里有点颤抖。

“我没有骗你,你要相信我,”杰克吻吻奈布的额头,“你还有我,就算别人都不喜欢你,还有我在啊。”

“真是的啊…你这样,还叫我怎么忍心和你提分手啊…”大颗大颗的泪水从奈布海蓝色的眼睛里掉落出来,他抓住杰克的风衣,把头埋在他的颈窝里胡乱地蹭着。

杰克捧着奈布的脸吻了上去,红茶和酒精的味道混在一起,说不上来的奇妙。

“大傻子杰克。”奈布趴在杰克怀里,在他的脖子上咬了一口。

“喜欢傻子的人也不聪明。”杰克笑了两声,抱起奈布回到自己的房间。

就算你一无是处被人贬低,你在我心里也是最耀眼的。

不为什么,只是因为你是你罢了。

评论(10)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