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

邪簇/魏白

爬墙速度较慢,现在试图躺平在邪簇坑底不出来

秦昊老师您是神仙,吴磊您也是神仙,季晨老师您也是神仙我爱你们!

【胡熊】就是喜欢啊

熊梓淇捧着杯蜂蜜水,腾空的水蒸气在他鼻翼上添了一片水珠。

“一天,你喜欢我吗?”熊梓淇坐在秋千上,晃着双腿问一旁拄着下巴的胡一天。

“当然喜欢啊。”胡一天摸摸熊梓淇被风吹的乱七八糟的头发,飘起来的酒味儿盖也盖不住。

“多喜欢?”熊梓淇干脆把头伸过去,大半个身子靠在铁链上,生锈的金属摩擦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

“嗯…”胡一天思索了一会儿,他好像找不出什么形容词可以形容自己对熊梓淇的喜欢。

大概就像漂泊大雨过后带点泥土味道的透明水汽;像洗过热水澡一口气喝下大半瓶冰镇酸奶;像夏天来的时候空气里飘着的丁香味儿。

那是难以形容的,从心里满溢出来的喜欢啊。

“就是…很喜欢啊。”胡一天往前凑了凑,把额头抵在熊梓淇的额头上,熊梓淇脸上的温度热得吓人,像是要烧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熊梓淇向后靠,突然笑起来,“我也挺喜欢你的,一天。”

熊梓淇有点感冒,语调里带着浓重的鼻音,被酒水浸润过一遍更加的含糊不清。

“熊哥回去吧,天不早了。”胡一天拍拍身上的尘土站起来。

熊梓淇撑着铁链条起身,浓重的金属味儿让他皱起眉,因长期坐着导致脑供血不足,眼前一花一个趔趄向前栽了一下。

胡一天敞开大衣把要摔倒的熊梓淇搂在怀里,喝醉了的熊梓淇意外的安静,他就趴在胡一天的怀里,静静地闻着恋人身上好闻的味道。

“啊…一天…”熊梓淇蹭了蹭胡一天的胸口,扒开胡一天的高领毛衣轻轻咬了一下他温热的脖颈,语气里带上几分软糯,有着重鼻音哼哼唧唧的。

“熊哥别闹了…”胡一天把熊梓淇抱得更紧了点,吻了吻他的发顶,是同一款洗发水的味道。

熊梓淇又趴了一会儿,久到胡一天以为他已经睡着了。

“走吧一天。”熊梓淇拨弄两下头发,拽着胡一天的手晃了几下。

“嗯。”胡一天把熊梓淇的手放进自己的口袋里,动了动变成十指相扣。

熊梓淇噗嗤一声乐了出来,眨眨眼睛笑得很好看。

日子还久呢。

评论(3)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