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

邪簇/魏白

爬墙速度较慢,现在试图躺平在邪簇坑底不出来

秦昊老师您是神仙,吴磊您也是神仙,季晨老师您也是神仙我爱你们!

【剧版沙海/邪簇】御狐(1)

*狐妖吴邪x人类黎簇

吴邪吹了吹手里的琥珀石,扬手将它扔进湖里。这是第五百块石头,也是他活着的第五百年。

吴邪是只狐妖,没有九尾,妖力却比九尾不知高到哪去。

年轻的时候他还会为自己身边人类的逝去哭的稀里哗啦,到后来也算是看透了生死,干脆甩甩手跑进后山盖了一栋二层小楼。目前和一只熊猫精,一个付丧神住在一起,日子还算不错。

依他这个年岁和修为,早就能混个神位,再不济也能有个神社,过上查查香火收收贡品的清闲日子。可偏是迟迟没有进展,还落得每五十年一次来天劫的落魄下场,每一次都要麻烦那两位大爷。

吴奶奶同吴邪讲,他命里缺了个人,他欠那人很多,需要一一还清才能了结一切。

吴邪哗然,他这是上辈子做了多少孽啊,每五十年降天雷劈他一次不说,还得还清自己命里欠下的所谓的债,愁得他脑仁疼。

王胖子打趣他,小天真我看你这是欠了情债哟。

放屁吧你,老子哪年撩次过别人不负责了。吴邪踹了王胖子一脚,翻了个白眼。

吴家上下都在忙着给吴邪找命定之人,可吴邪本人倒是不着急,反正到了时候那人自己就会出现,急什么。


最近天气还算过得去,距梅雨季已经过了一阵子,却也不见得有几个大晴天。

吴邪抻了抻胳膊,懒洋洋地趴在树枝上看着初升的月亮,百无聊赖地晃晃毛茸茸的尾巴,或许当个普通妖怪也不错,至少清闲得多。

远处传来的骚动和嘶吼惹了吴邪的注意,他翻了个身落到地上,慢悠悠地往声源地走。

厮打在一起的是一群饿鬼,似乎在争夺着什么,吴邪眯了眯眼睛,倒在妖怪中间的似乎是个活人。

吴邪本就懒得管这些破事,但今日实在是无聊,能救一个算一个,就当积德行善了,希望老天爷看着这份儿上今年的雷能轻点儿劈。

吴邪丢了团狐火出去,饿鬼散了一大半,彻底将他们争夺的对象露了出来。

倒在地上的是一个少年,看面相也不过十八九岁,浑身血污,有些伤口深可见骨,呼吸微弱,似乎下一秒就要死去。

吴邪挽起袖子,弯腰把少年抱了起来,轻飘飘的,一点也不符合他这个年纪应该有的体重。

秉承着与其让他死在郊外被饿鬼吃掉,还不如自己救回来养两天打发时间的想法,吴邪把少年带回了家。


少年身上满是切割伤,左膝盖肿起一大块,像是狠狠地磕在了什么地方,看起来可怜得狠。

大致清理完伤口的时候天边已经泛白,吴邪掸掸袖口粘上的血迹,揉了揉有些酸疼的腰,打算去客厅补个觉。

吴邪还没走出去两步就感觉尾巴被人拽住了,整个人控制不住地炸了起来。

“妈的。”吴邪回身看着昏迷不醒的少年,收了尖利的指爪,少年明明虚弱无力却紧紧抓着他的尾巴。

吴邪本想抽出尾巴不再管他,也不知怎么,或许是少年面色苍白的样子过于可怜,或许是吴邪难得的有了善心,他还是把尾巴留在了少年的手里。

算了算了,抱着吧,可怜劲儿的。吴邪拽了个椅子坐在床边,反正他也不是很需要睡眠,索性撑着脸打量床上的人。

少年长得清秀,深棕色的头发有些杂乱,却看起来不邋遢,睫毛卷长,随着呼吸起伏略微颤抖着,整个人都呈现出一种病态的苍白,大概是失血过多导致的。

吴邪点燃烟袋,蓝灰色的烟雾融在稀薄的月光下。床上的少年微微皱眉,吴邪想了想还是熄了烟,他有一种不太好预感,这捡回来的八成得是个祖宗。


黎簇醒来的时候觉得整个人被拆开又重新拼上了,那真是从头盖骨疼到脚底板,不过手里抱着的毛绒触感倒是令他很满意,他忍不住又揉了两把。

“醒了?”颇为慵懒的声音从左侧传过来,黎簇也反应过来,这里既不是他家,他身边的男人也不是他爸。

“嗯,”黎簇试着回答他,喉管像是卡着一块砂纸,磨得他生疼,“谢谢你救了我。”

“没什么大碍就好,”男人换了个姿势,揉揉被压得有些发红的侧颊,“那你现在能不能松开我的尾巴了呢?”

“啊不好意思…”黎簇松开抱着吴邪尾巴的手,突然又想明白了什么似的,“等等,你的尾巴?!”

“对啊,看不出来我是个妖怪?”吴邪笑了一声,这小孩儿怎么就看着机灵,俩大眼珠子还不顶玻璃球好使。

“你救我要做什么。”黎簇硬撑着自己摆出防御的姿态,左侧膝盖传来的痛感不是闹着玩儿的,他明白就算面前的男人真要对他做些什么他也跑不了,“打算吃了我吗?”

“吃你?就你这样的还不顶我半顿饭呢。”吴邪伸手挑了一下黎簇的下巴,尖利的指甲划过他的下颌引起一阵颤栗。

“别碰我,怪物。”黎簇拍开吴邪的手,往后缩了缩。

“你睡着我的床,抱着我的尾巴,我还花了大半个晚上给你上药,你就是这么对救命恩人的?”吴邪也不恼,敛了利爪,这个年代还对妖怪抱有如此大敌意的也实属少见,估计是他经历过什么。

“…你什么时候放我走。”黎簇没再说话,他只想离开这个地方,其实他也不知道离开这里以后该去哪里。

“归心似箭啊,”吴邪靠在椅背上,抻了个懒腰,指了指身后的卧室门“这样吧,你要是能走出这个门,我就送你回家。”

床铺离卧室门不过五六步的距离,黎簇撑着床板站起来,还未走出第一步就跪倒在地上,膝盖处传来撕裂的痛感,刺得他头皮发麻。

“你还真走啊,不知道自己身体什么样?”吴邪着实惊了一下,伸手把黎簇捞到床上,“好好养伤吧小朋友,等你伤好了一定送你回家。”

黎簇擦擦额头上的冷汗,有些颓废地靠在枕头上。

“你叫什么?”吴邪挑挑眉,问面前执拗的少年。

黎簇偏过头去不理吴邪,一副你说你的反正我就是不听的态度。

“你也不想让我总叫你小朋友吧?”吴邪笑了笑,这种脾气的小孩儿还真是新鲜。

“…黎簇。”黎簇的语气里满满都是不乐意,抬头看了一眼吴邪,复而又把头扭了回去。

“我叫吴邪。”吴邪看着床上少年一副被人欺负了的样子,甚至有些怀疑是自己把他绑回来的而不是救回来的。

“咕噜噜噜。”黎簇捂着胃往墙的一侧窜了窜,耳尖红得似是要滴出血,“有饭吗,我饿了…”

“饿了啊,”吴邪看了看空荡荡的客厅,今天正巧王胖子和张起灵出门办事,思来想去也只好自己下厨给小孩儿做饭,“等着,我给你下面去。”

不知是吴邪厨艺太好还是黎簇太饿,少年不仅吃光了自己的那份,还把吴邪的那碗一起吃了。

“我困了,我要睡觉。”黎簇咣地一声把碗放在面前的小桌上,一抹嘴就钻进了被子里,冒冒失失还差点把桌子掀翻。

“行,你睡吧。”吴邪看了看时间,不过才中午十二点,到了傍晚那两人应该就回来了,到时候再介绍也不迟,“别给我作幺蛾子,否则把你另一条腿也掰断。”

“呸,神经病。”黎簇往被子里缩了缩,小声地骂了吴邪一句。

评论(12)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