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

邪簇/魏白

爬墙速度较慢,现在试图躺平在邪簇坑底不出来

秦昊老师您是神仙,吴磊您也是神仙,季晨老师您也是神仙我爱你们!

【魏白】午后阳光像极了你

*校园设定

01

魏大勋盯着黑白发呆,被胳膊上突然出现的重量吓了一跳。

“白白?”魏大勋回头看着自己手臂上轻轻蹭着毛茸茸的脑袋。

白敬亭靠着魏大勋眯了一小会儿,不出两分钟就直起身靠在窗台上吹风。

“困了?”魏大勋在桌子底下捏捏白敬亭的手。

“嗯。”白敬亭拢住飞起的窗帘,小声回答着。

白敬亭总是睡得很晚,上课的时候总会把头靠在魏大勋肩膀或手臂上,靠一会儿就起来,强撑着精神继续听课。

“撑一会儿吧,快下课了。”魏大勋趁着老师转过去摸了摸白敬亭软软的头发。

“行吧。”白敬亭打个呵欠,擦掉眼泪抓过魏大勋的手在底下摆弄。

02

白敬亭总会很困,就算是每天十一点睡觉也挡不住他的困倦。

魏大勋下课会去接水,回来的时候就看到白敬亭倒在他的椅子上面,浅棕色的短发被压得乱七八糟,眼睑微微颤动着。

魏大勋蹲在白敬亭旁边,他不忍心吵醒要睡着的少年。他难以掩饰唇边的笑意,白敬亭总是那么好看,笑起来眼睛弯弯的,藏着晴朗夜晚闪耀的星河,躲着五月初翻飞的花瓣。

魏大勋看了一眼钟表,快要上课了,他低头吻了吻白敬亭的额头,对上少年有些迷蒙的双眼。

“起床了白白。”魏大勋笑着揉揉白敬亭的头,对他的喜欢藏也藏不住,就算捂住了嘴也会从眼睛里溜出来。

03

白敬亭有时会抢魏大勋的座垫,什么也不做就是抱在怀里。

“白白你拿这个干啥啊?”魏大勋每次伸手去拿白敬亭就会躲开。

“抱着软啊。”白敬亭搂着魏大勋的座垫,毛绒绒的还特别厚,抱一会儿他就想睡觉。

第二天魏大勋送了白敬亭一个抱枕,毛绒绒软乎乎,抱着特别舒服。

“送我这干啥,”白敬亭拎起抱枕看了两眼,棕色的布朗熊还挺像魏大勋,“你看它多像你,傻了吧唧的。”

“说谁呢,是不是哥哥太惯着你了?”魏大勋把白敬亭按在凳子上挠着他腰间的软肉。

“魏大勋给你脸了我就是,”白敬亭一边笑着一边推着魏大勋的手,“松开松开。”

“再说了哪像我啊,多可爱啊!”魏大勋终于放弃了折磨白敬亭,把他连着抱枕一起搂进怀里蹭着。

“你怕是对可爱有什么误解。”白敬亭看着乐得像花一样的魏大勋,抬手敲了一下他的额头。

04

魏大勋和白敬亭的凳子中间放着两个人的书包,书本惊人的厚度让两个人的凳子离得不算很近。

白敬亭有时候会向魏大勋这边倾斜一点,那是之前他可以刚好靠在魏大勋肩膀上的距离。感受不到熟悉的温度,白敬亭只好装作若无其事坐直了身子。

魏大勋这时候会把椅子往白敬亭那边挪一下,不一会儿白敬亭就会把头重新靠在他的肩膀上。

05

白敬亭家里并不经常给他过生日,长大后拥有的仅是几句祝福,连礼物都省了去,他本人也不是多在意。

“白白,出来玩呗。”电话里魏大勋的声音透着点紧张。

“大晚上的出去干啥啊。”白敬亭表示拒绝,却已经开始从睡衣换成白衬衫。

“给你过生日啊。”魏大勋听着衣料摩擦的声音笑了出来,“哥哥给你个惊喜。”

白敬亭走到桥下的一大片草地,他每次都会和魏大勋在那里荒芜一个下午,他们会听音乐聊天,有时候什么都不做,只是坐在一起他们就足够快乐。

“给,生日快乐。”魏大勋手心里躺着一条手法有些粗糙的手链。

“你自己做的?”白敬亭拿起手链,真是难为魏大勋了,一米八三的东北小伙子能有这份耐心。

“对啊,惊喜不?”魏大勋的语气里有一些试探。

“您这审美水平,真是一绝。”白敬亭嫌弃着,却还是戴在了手上。

“不好看吗。”魏大勋笑起来,他知道白敬亭虽然嘴上嫌弃,但心里还是很喜欢的。

“大勋,”白敬亭转过身来,眼睛笑得弯起来,“谢谢你。”

那晚难得没有乌云,星辰在黑蓝色的夜幕里一闪一闪,夏季的暖风吹起白敬亭有些长的头发,鼓起他的白色衬衫。一旁盛放的丁香味道丝丝缕缕地飘过来,迷了魏大勋的心。

魏大勋去吻他,唇齿间满是奶油的香甜和丁香的味道。

白敬亭想,大概这是他有过的最好的生日了。

06

我爱地中海的天晴

也爱西伯利亚的雪景

但你眼中的春与秋

却胜过我见过爱过的一切山川河流

评论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