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

邪簇/魏白

爬墙速度较慢,现在试图躺平在邪簇坑底不出来

秦昊老师您是神仙,吴磊您也是神仙,季晨老师您也是神仙我爱你们!

【剧版沙海/邪簇】依旧少年

吴邪和王胖子出了趟远门,走了有大半个月,黎簇也怕打扰他工作,每天聊天也不过寥寥几句。

吴邪自然是想他想得不行,习惯了少年每天咋咋呼呼地和自己撒娇闹脾气,一下子安静下来还真的觉得颇有些冷清。

事情忙完以后他一刻都没耽搁,坐着飞机直接回了浙江,吴邪谁也没告诉,为的是给自家小朋友一个惊喜。

车停在浙大门口,吴邪下意识地去掏口袋里的烟盒,盒子里躺着的却不是香烟,而是几根棒棒糖。

“少抽烟!!”烟盒内壁塞着一张纸条,字迹如同那个少年,带满了龙飞凤舞的张狂。

吴邪抽出纸条看了好一会儿,指尖掠过每一个字,他能想象到黎簇做这些时小心翼翼又带着狡黠偷笑的样子。

吴邪失笑,少年总是会在自己意想不到的地方给自己许多惊喜和温暖。他拆开一根棒棒糖,把糖纸和纸条塞回烟盒里。

糖是海盐柠檬味的,略微的咸涩中还带着一丝柠檬的清甜,吴邪再一次想到黎簇,那个令人心疼又温和柔软的少年。

正是深秋,树叶被染上一层红,叶尖微微泛黄,顺着颇冷的秋风起舞,又坠落到地上化作一捧旧土。

没有人去刻意清理甬道上的落叶,走在上面咯吱咯吱地响着,空气中还飘有树叶在阳光下晒致的温暖味道,令人从心致身地感到放松。

吴邪靠在树干上,恰好看到了对面嬉闹着的的少年人。

黎簇瘦了些,浅棕色的头发被风抚乱,朱红色的卫衣衬得他更加白皙,不知是同伴讲了些什么,少年人突然笑了起来。黎簇的眼睛本就好看,睫毛细密,眼底含水,像是一盏长明灯永远跳动着令人神往的微光,只一眼就燎了吴邪的心。

黎簇笑得眉眼弯弯,秋日午后柔和明媚的阳光尽数倾洒在他身上,是理应被人珍惜宠溺的。

黎簇喝光最后一口奶茶,跑了两步扔掉手里的空塑料壳,抬头的一瞬间就看到了对面靠在树上的吴邪。

吴邪抬起手对他挥了挥,嘴角不自觉地带着一抹笑。

“吴邪!”黎簇揉了揉眼睛,看到吴邪还在的时候眼睛更亮了一层。

吴邪对着黎簇张开了双臂,带着点薄荷味的少年人整个扑了进来,柔软的发丝蹭得他有些痒,微凉的侧颊紧紧贴着他的颈侧。

“怎么穿这么少,不冷吗?”吴邪把黎簇往怀里搂了搂,轻轻拍了拍少年的背,声音里裹满了温柔。

“冷啊,所以我才抱着你。”黎簇侧过头闻了闻,湿热的呼吸撒在吴邪的颈边,“找到我放的糖啦?”

“小兔崽子,抱着我就为了取暖啊?”吴邪在黎簇的侧腰掐了一把,又在他的耳廓上咬了一口,“看到了,还挺好吃的。”

“好吃吧,你要是想抽烟的时候你就吃一个,对戒烟还挺有效的。”黎簇在男人的怀里蹭了蹭,隔着大衣捏了捏吴邪兜里的烟盒。

“嗯,听你的。”吴邪拉过少年的手给他暖着,指尖在他的手心打转。

“想我了吗。”吴邪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黎簇的后颈。

“想了。”黎簇拽拽吴邪的衣角,瘪瘪嘴有点委屈。

“以后不走了,就在这陪着你。”吴邪脱了自己的大衣披在黎簇身上,少年想还给他却被按着肩膀拍了拍,也只好穿上了。

“真的啊。”黎簇穿上吴邪的大衣,抓着男人的指尖捏了捏。

“真的,”吴邪把大部分事情处理的差不多,剩下要做的也就是没事查查账本管管手下,还有好好宠着自家小朋友,“走吧,回家吃饭。”

“嗯!”黎簇任吴邪拽着自己往校门外走,又从兜里翻出来一根棒棒糖塞进嘴里叼着。

吴邪偏过头去看黎簇,他依旧是那个少年,那个眼神清亮,笑起来眉眼弯弯的少年。

是只属于他的,温柔的少年。

评论(10)

热度(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