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

邪簇/魏白

爬墙速度较慢,现在试图躺平在邪簇坑底不出来

秦昊老师您是神仙,吴磊您也是神仙,季晨老师您也是神仙我爱你们!

【剧版沙海/邪簇】礼物

黎簇嘴里卡着大半个苹果从厨房往外走的时候恰逢吴邪推门回来,身边跟着颇显慵懒的小满哥,还有他怀里缩着的一团白色的,小小的狗。

“你们吴家不会是卖狗致富的吧…?”黎簇凑过去揉了揉小奶狗,软软的一团,手感好得不像话。

“那我肯定第一个把你卖了,长得好看还听话,肯定能卖个好价钱。”吴邪把手里的狗放到黎簇怀里,伸手勾了勾少年的下巴。

黎簇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吴邪是什么意思,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那你不还是和狗过日子呢么。”

“就算你是黑毛蛇成精我也和你过。”吴邪笑着调戏面前的少年,指尖在他软嫩的侧颊上轻轻捏了一把。

黎簇嘴里大半块苹果差点没咽下去,噎得他差点吐出来,“吴邪你有病吧,太恶心了你。”

怀里的小狗挣扎着起身,嗷呜嗷呜哼唧了几声,用湿漉漉的鼻尖蹭蹭黎簇的手,亲昵的模样实在是招人喜欢。

“吴邪吴邪,它可以吃苹果吗?”黎簇又呼噜两把小狗的头,仰起脸去问吴邪。

吴邪愣了一下,黎簇的眼睛闪着微光,嘴角不自知地带着浅笑,他伸出指尖轻轻拽了一下自己的衣角,鹅黄色的阳光撒了他一身,连睫毛都渡上了一层淡金色。

“可以,你少喂它点。”吴邪俯身吻了吻黎簇的额头,他家的小朋友无论什么时候都是那么好看。

黎簇咬下一小块苹果放在手心,小狗摇摇晃晃地扑了过去,小小的舌头一下一下地舔着黎簇的掌心,又往他怀里拱了拱,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趴了下去。

“它吃了耶。”黎簇揉了两下小狗露出来的肚皮,换来小动物低声的呼噜。

“诶怎么没见你喂过我吃东西呢,嗯?”吴邪坐到沙发扶手上压低了声音在黎簇耳边轻笑着,鼻尖碰了碰他红透了的耳垂,低头在他白皙的颈子上吮了一下,惹得少年一阵轻颤。

“呐,给你。”黎簇咬掉苹果上氧化的一小块,把手里剩下的大半个水果递过去。

吴邪看着少年红透了耳根,含着水的目光无措地乱飘,修剪得圆润的指甲轻轻刮着苹果的外皮,整个人都裹着一层羞怯,可爱得不行。

吴邪接过黎簇手里的苹果,扣着他温热的后颈吻上了他的唇,冰凉柔软,还带着满满的果甜味。

黎簇抿了抿嘴,略微低下头去躲避男人满溢温柔的眼神,又伸手戳了戳吴邪示意他去看自己怀里的狗,“吴邪,它叫什么啊?”

男人慢条斯理地咽下口中的苹果,舌尖缓缓舔过下唇,引得少年又是一阵脸红,勾起嘴角笑得颇有些不怀好意。

“他啊,叫毛毛。”

据说那天大半个吴山居的人都听到了吴家小少奶奶中气十足的一声“吴邪你有毛病啊!”


“毛毛,过来。”吴邪连着两天这么唤着小狗,语气里夹杂着轻笑。

黎簇就不是这么好过了,每次吴邪叫小狗“毛毛”的时候他都会下意识地回头,因此被吴邪逗了好几次。

虽然现在黎簇不会下意识的回头,但还是会僵一下身子,吴邪总会在这时候过来摸摸他的头,留下不怀好意的浅笑。

“诶吴邪,你能不能别叫它毛毛啊,”黎簇走过去踢了踢吴邪的小腿,满满的不乐意,“每次我都会感觉你是在叫我。”

“哟,之前怎么叫你都不搭理我,现在承认啦?”吴邪伸手把少年搂进怀里,下巴搭在他肩膀上蹭了蹭。

“懒得理你。”黎簇把小狗抱进怀里揉了揉,侧过头白了吴邪一眼,却被男人按着吻了一下。

“你说要是给它改了名字,它会不会不知道是在叫自己啊。”黎簇从吴邪怀里脱出来,往旁边窜了窜。

“会知道的,它可比你聪明多了。”吴邪在少年腰侧捏了一把。

“呵,你开心就好。”黎簇侧过身子皮笑肉不笑,瘪瘪嘴不再看吴邪。

吴邪自知再逗下去小朋友就真要生气了,伸出手把人搂入怀中哄着亲了亲他的耳廓,胳膊搭在少年的腹部微微收紧,既温柔又充满占有欲。

“那你想叫它什么?”吴邪揉揉黎簇的腹部,又转而去捏他白软的指尖。

“毛球吧,这么胖,跟球似的。”黎簇学着吴邪的样子也捏了捏他的指尖。

“好,都听你的。”吴邪抓住黎簇的手,吻了吻他的颈子。


黎簇本身就很招小动物喜欢,毛球又通人性,整天整天赖在他怀里不走,黎簇也乐得抱着它,就连睡觉的时候也搂着。

可苦了吴邪了,本来少年就不经撩,平时搂搂抱抱也不是很常有,这下他整天抱着毛球,就更不乐意让他抱了。

“我是不是应该把它扔回去。”吴邪捏着窝在黎簇怀里的毛球的后颈。

“你要是把它扔回去,”黎簇对着吴邪笑了一下,“那你就和小满哥一起睡吧。”

吴邪叹了口气,没办法,自己宠出来的,不惯着还能怎么办呢。

评论(11)

热度(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