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

邪簇/魏白

爬墙速度较慢,现在试图躺平在邪簇坑底不出来

秦昊老师您是神仙,吴磊您也是神仙,季晨老师您也是神仙我爱你们!

【杰佣】红教堂

奈布睁开眼睛环视一圈,是红教堂。他还算很喜欢这个地方,溜监管者十分方便。

不远处园丁被监管者打倒,奈布悄声跑过去。他看着挥舞着钢爪的男人勾起唇角,看起来这局会十分有趣。

奈布趁着杰克缓冲的时间开始救治园丁,杰克笑了一声,他的奈布胆子越来越大了。

钢爪划破空气落下,却被奈布贴着墙一个冲刺给闪开,顺便还救好了园丁小姐。

奈布转身跑开,还对杰克做了个鬼脸。

杰克转转手腕,放弃了受伤的园丁转身去追奈布。

奈布知道他会被追,连续几个冲刺往教堂跑,那真是个溜人的好地方。

奈布溜了杰克几圈,回头却发现那人的身影早已消失,看起来是用了隐身。他摸了摸护肘直接冲进教堂里,他对这里还没有杰克那么熟悉,他必须要拖到杰克隐身效果消失为止。

奈布跑过一个转角突然被人抱住,熟悉的红茶味道包围住他。

“抓到你了。”杰克带着笑意的嗓音落在奈布耳边,激得他一阵发抖。

冰冷的钢爪抵在奈布的动脉上轻轻滑动,继而往下走去,撩拨着胸口因为紧张凸起的两点。

奈布不敢动,快感和恐惧冲击着他的大脑,他不敢动,杰克的隐身还没有解除,他的一个颤抖都有可能引来一连串的伤口和疼痛。

“真是的,不信任我吗,我的奈布。”杰克慢慢显出身形,用刀背敲了一下奈布的头。

“谁知道你用的是正面还是反面啊…”奈布有些腿软,撑着杰克的胳膊才勉强站直。

“我怎么忍心伤害你呢。”杰克拉下奈布的帽子揉揉他的头。

刺耳的提示音响起,大门已经被打开了。

“哦呀,大门开了呢。”杰克摘下面具,把它套在奈布头上。

奈布眼前一黑就被杰克抱了起来,他废了半天力气摘掉面具,杰克收起尖利的地方小心翼翼地抱着他。

“送我出去吗?”奈布玩着杰克的面具,这么重也不知道一直戴着会有多累。

“当然不是了,好不容易能和你有单独相处的机会,我怎么能放过呢。”

“那我可要挣扎了。”奈布转转手腕。

“你不会的,sweetie。”杰克偏过头吻了一下奈布的额头。

“恶不恶心啊你…”奈布觉得自己的脸快要烧起来。

“昨晚缠着我要我吻他的人是谁呢?”杰克低声笑着,他笑起来很好看,雾气一样的黑色眸子弯起。

“反正不是我…”奈布小声嘟囔,少了些理直气壮。

“小奈布把我带到这里,是要向我求婚吗?”杰克带着奈布向教堂深处走去。

“谁会向你这个高个子的流氓求婚啊!”奈布翻个白眼。

“真是心痛,如果让你生气的是我的身高,那我也只能找艾米丽小姐弄断我的腿了。”杰克故作伤心的样子。

“可别,我可不想后半辈子和个残疾过日子。”奈布立刻解释,他知道杰克真的可能会做出来。

“那么小奈布是已经做好和我共度余生的准备才说这种话的吗?”杰克眨眨眼,笑得更加高兴。

“你…”奈布无话可说,他总是说不过杰克,他索性把头埋进杰克怀里不再说话。

杰克走路很快,不一会儿就走到了教堂深处。

“到了。”杰克把奈布小心翼翼地放在桌子上。

奈布看了一下周围,烛台散落在地,桌子边凝固着红褐色的血迹,圣经被撕得乱七八糟扔在地上。

虽然很乱,还弥漫着血腥气味,但这是这个庄园里能找到唯一的像婚礼现场的地方了。

“小奈布没有求婚的想法,可是我有哦。”杰克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黑色的盒子,单膝跪地。

“嫁给我,好吗?”杰克打开盒子,银色的戒指躺在盒子里。

奈布一时愣住了,他看到戒指上缠绕着的图案,他知道那是杰克的家徽。他竟然不知道是否应该接受。

“我…”奈布犹豫着,他足够爱杰克,但这真的足以支撑他们这段感情吗。

“果然小奈布还是不能接受我吗…”杰克苦笑着,眼里的悲伤一闪而逝。

不远的草丛发出声响,一块用红色马克笔写着“嫁给他”的大牌子突然被立起来,园丁和医生躲在牌子后面露出一个头,眨眨大眼睛笑了出来。

“看起来有旁观者呢,让他们失望了。”杰克将要起身却被奈布重新按回去。

“谁,谁说我不接受了?”奈布把手伸过去,“不过是我娶你,才不是嫁给你…”

“好,都听你的。”杰克把戒指戴上奈布左手的无名指,虔诚地吻了吻,“我爱你,奈布”

“白痴…”奈布偏过头,眼里蒙上一层水汽。

园丁拍了拍飞回来的摄像机,检查了一下,看来是都录上了。

“被拍到了啊…”奈布叹了口气,接下来的一周肯定会被他们调侃了。

“那不是更好吗,让大家都知道咱们的关系。”杰克把下巴放在奈布的头上蹭了蹭。

“他们早就知道了。”奈布看着跑开的两位女士无奈地叹了口气。

其实,这样也挺好的。奈布想。

评论(10)

热度(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