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

邪簇/魏白

爬墙速度较慢,现在试图躺平在邪簇坑底不出来

秦昊老师您是神仙,吴磊您也是神仙,季晨老师您也是神仙我爱你们!

【魏白】遇见你的时候所有星星都落在我头上

*校园设定

01

下午一两点的阳光,身边人衣服上好闻的肥皂香味,数学老师絮叨着不停的学术问题,这三样放在一起就让人困得不行。

魏大勋把头放在白敬亭的胳膊上蹭了蹭,白敬亭的校服是刚刚洗过的,隐约透着他皮肤的温度。

“…魏大勋!”

魏大勋又蹭了蹭身边人的胳膊,却被白敬亭一拳怼醒。

“魏大勋,白敬亭的胳膊舒服吗?”老师往魏大勋的方向扔了个粉笔头,正中红心。

“可舒服了!”魏大勋站起来,被桌椅卡得踉跄了两下,对着老师笑得一脸傻相。

同学们开始起哄,也不知道魏大勋是真傻还是装傻,捂着嘴也跟着一起乐,不时瞟两眼白敬亭红红的耳尖。

“我苍了天了…”白敬亭把头埋得很低,尽量让自己不去理会同学的起哄和老师含着笑的眼神。

“行了都安静。魏大勋,回答一下我刚才讲的题,你要是答上来了上课抱着白敬亭睡我都不管你。”数学老师清了清嗓子,听到这句话魏大勋眼睛一亮。

“真的吗老师?”魏大勋的表情有点扭曲,白敬亭低着头狠狠掐着魏大勋的腿。

“先别管这个,你要是答错了,我就捏死你。”数学老师翻了个白眼,也不知道这傻孩子是咋考上高中的。

“那个…”魏大勋这时才发现他根本就不知道老师讲的是什么,尴尬的气氛弥漫了整个屋子。

“咳。”白敬亭轻声咳嗽一下,把画了红圈圈的数学卷子悄悄递过去。

“白敬亭同学,你要是再咳嗽大点声隔壁都能听到了。”数学老师抱着胳膊笑着看着他们。

“白白你咳嗽啥啊,是不是嗓子不舒服啊?”魏大勋低头问白敬亭,身边人的脸红得像数学卷子上的红笔痕迹,周围的笑声盖过白敬亭骂人的声音。

下课铃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数学老师一边说着下节课再找他算账一边拿着练习册往外走。

“魏大勋你是不是有病?还问我嗓子咋了,我还想问你你脑袋咋了呢。我好心告诉你你还整这套?”白敬亭拍着桌子骂着魏大勋,脸上淡淡的红色还是没有消散下去。

“错了错了错了。”魏大勋笑着去抱白敬亭,又被他推开。

“还说不?”白敬亭没再推开魏大勋,一米八三的大男孩儿往他身上一压,身上热热的像个暖炉。

“不说了不说了。”魏大勋抱着白敬亭蹭着,香香软软的,随便看你一眼比小姑娘都要撩人。

“什么毛病呢你这人。”白敬亭任魏大勋抱着,翻着下节课要用的书。

“白白你咋这么瘦呢,抱着压得我疼。”魏大勋摸摸这儿摸摸那儿,又在前两日他受伤的肋骨上揉了几下。

“你还有理了?不乐意抱滚边儿待着去。”白敬亭把魏大勋往一边儿推,扯到肋骨上还没好透的伤口皱了皱眉。

“哥哥这不是心疼你嘛,”魏大勋抓住白敬亭的手放到腿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揉着他受伤的地方,“周日出来玩啊,请你吃火锅。”

“都行。”白敬亭低头盯着魏大勋覆在自己腰边骨节分明的手,忍不住乐了出来。

02

有时候魏大勋就想学校应该组织一个吃火锅比赛,那白敬亭肯定稳稳拿第一。

每次他们一起吃火锅魏大勋都有点打怵,他觉得自己要是不看着点白敬亭一回头他都能把锅给你吃了。

“白白你慢点吃呗,也没人跟你抢。”魏大勋抽了两张纸放在白敬亭身边。

白敬亭咽下嘴里的肉抬头看了他一眼,可以看出他是很爱魏大勋了,能让白敬亭从吃饭这件事分心的人除了他爸妈也就只有魏大勋。

“吃饭不积极,思想有问题。”白敬亭拿着纸擦掉嘴边的汤汁,夹走魏大勋碗里的肉。

“原来你爱的是火锅不是我!”魏大勋捂着心口,抓着白敬亭的袖子嘤嘤嘤地假哭。

“什么毛病。”白敬亭翻个白眼,拿着筷子后边敲了一下魏大勋,低下头接着吃饭,意外的镇定。

如果他红透了的耳尖没有出卖他的话。

03

魏大勋和白敬亭家离得还算近,一来二去两家人也都熟了。

白敬亭从数学题中抽身出来,精神长时间高度集中让他太阳穴有点疼,回过头去魏大勋已经侧躺在自己的床上睡着了。

珠光白的月色停留在魏大勋的脸上,深棕色的头发被压得有些乱,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着,胸口随着呼吸有节奏的起伏着。

白敬亭小心翼翼地起身蹲到魏大勋旁边,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短,到了可以数清对方睫毛数量的程度。

两个人的呼吸缠在一起,魏大勋的呼吸里还藏着下午橙子汽水的味道,甜得发腻。

白敬亭咬了一下嘴唇,整个房间里只剩下魏大勋匀称的呼吸声他的心跳声,他就僵直地蹲在那里不敢动,睡着了的魏大勋少了平时傻乎乎的热闹,多了一分冷静。不管哪样的他都让白敬亭移不开眼睛。

嘴唇上突然多出来的柔软触感吓了白敬亭一跳,还没反应过来的他伸出舌头舔了舔,橘子味儿的。

“想亲就直说呗,哥哥满足你。”魏大勋从床上撑起身子,耳朵难得的红了。

“你什么时候醒的?”白敬亭终于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想要站起来,已经麻了的双腿使他只能坐在地上。

这个角度的魏大勋整个人笼罩在珠光白之下,看不清他的表情,但白敬亭还是能感受到他的笑意。

“你蹲到我旁边儿的时候就醒了。”魏大勋把白敬亭拽起来,嘴角的笑意怎么也压不下去。

“你…”白敬亭坐在床上,魏大勋帮他按着酸麻的腿,他敢肯定自己的脸已经红透了。

04

十七八的年龄,连接个吻都能高兴很久,像是灌了一大口的蜂蜜水,令人沉迷的糖分褪去后还泛着一丝丝的甜。

天气有点干,白敬亭的唇裂开了一些细小的伤口,魏大勋轻轻舔着这些伤口,细密的刺痛感刺激着白敬亭,想躲开又想继续和他亲吻。

舌尖试探着伸进了白敬亭的口腔,柠檬薄荷味儿的。

根本没有接吻技巧的两个人相互啃咬着,羞耻的水声让白敬亭头皮发麻,手被魏大勋扣在头顶,力气大得让人挣不开。

门外母亲切菜和电视的声音透过门板溢出来,随时可能被发现的想法更是一种莫大的刺激。

结束了这个漫长的吻,整间屋子里好像只剩下他们的心跳声,咚咚咚震得耳膜生疼,白敬亭怀疑自己的心脏怕是要从耳朵里跳出来。

白敬亭把头靠在魏大勋的肩膀上胡乱地蹭着,擦掉刚刚因为缺氧和亲吻导致的眼泪。

软软的头发紧贴着魏大勋的脖子,他突然乐了出来,惹得白敬亭的脸更红了。

“白白啊,水果我放这了,你俩多吃点。”白母推开门就看到白敬亭抓着魏大勋肩膀上的衣服,头靠在他的肩膀上。

“妈!那个,我,不是…”白敬亭一时不知怎么解释,面对自己母亲一脸孩子大了嫁出去的表情,他实在是说不出话。

“没事,你俩都大了,做好防护措施就行。”白母开着玩笑把水果放下,“那你俩继续,我先出去了。”

白敬亭觉得自己浑身上下的血液都集中在头部,涨得他脑仁发疼,他也不知道自己妈说的是真是假,身边人还笑得肆无忌惮。

“咱妈都同意了,那咱俩就继续呗。”魏大勋笑着按住白敬亭,温热的手伸进他的衬衫里捏着他腰间的软肉。

“滚吧你,那是我妈,你要点脸。”白敬亭踢了魏大勋肚子一脚,没用多大劲。

“白白你不打算和我永远在一起吗!”魏大勋拽着白敬亭的腿,脸上充满笑意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认真的。

“那也至少…别在家里做啊…”白敬亭抬起胳膊挡住大半张脸,“再说了,不早晚都是你妈吗,自己心里还没点b数啊…”

“白白你太可爱了哈哈哈哈哈哈…”魏大勋把白敬亭搂在怀里在床上打滚,棉被都被两个人滚掉地上。

“我的被!魏大勋你完了,今晚滚自己家睡去吧!”白敬亭踢开魏大勋整理一下乱七八糟的的衣服,拎起厚被子一把扔到魏大勋身上。

“别啊白白。”魏大勋挣扎着从被子里露出一个头,捂着肚子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05

你是我的贪得无厌 是微凉的夜景

是夏季大雨滂沱下颠沛流离的远近

你是我做过最美好的努力

是我得以一往无前的勇气

一意孤行和不坚定 都是你

评论(6)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