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

邪簇/魏白

爬墙速度较慢,现在试图躺平在邪簇坑底不出来

秦昊老师您是神仙,吴磊您也是神仙,季晨老师您也是神仙我爱你们!

【魏白】春雪

阳光被枝条割裂成一块一块铺撒在暗色的窗帘上,有些则从布料交合的缝隙之间跃进房里,停留在床上人白皙透明的脸上。

在常年阴云笼罩阳光稀薄的北方冬日,看见这样明媚的阳光自然是让人心情大喜的。

白敬亭拨了拨额边的碎发,眨眨眼躲避稍有些刺眼的光线。身边的魏大勋睡得安稳,白敬亭从他怀里小心地爬起来,从椅子上扯了一条薄毯披在身上。

他拉开一半窗帘,确定光线不会打扰魏大勋睡觉才将视线投向窗外。

昨夜下了很大的雪,白色的晶体厚厚一层堆在房顶和窗台上,在金色的阳光下闪闪发亮。窗台上停了一只麻雀,小小的脑袋转过来看了白敬亭一眼,又蹦哒着走开,丝毫不怕人的样子。

白敬亭看着被白雪覆盖的街道出神,虽然他不是经常见不到雪,但这种程度的大雪还是今年第一次。

他很喜欢下雪后的第二天,走在街上是安静的,一切都是清冷的,又带着点烟火气息,气温也会比之前暖和一点点。

窗帘突然被人全部拉开,温暖的光一股脑涌进了室内,温暖的感觉从身后贴了上来。

“大勋,下雪了。”白敬亭往后靠了靠,身后人的心跳温暖有力,让起得比平时偏早的他泛上一点困意。

“嗯。”魏大勋的声音带着点鼻音和刚睡醒的沙哑声,好听得很。

耳边匀称的呼吸声,鼻腔里熟悉的味道和令人安心的温度都让白敬亭昏昏欲睡。

“再睡会儿吧。”魏大勋把白敬亭放到床上,想给他整理一下被子却发现他早就一翻身滚成一个团。

魏大勋俯身吻了吻白敬亭带着洗发水香味儿的头发,转身去洗漱准备早餐。

楼下的铲雪声此起彼伏,白敬亭游离在睡熟的边缘,刚要沉进梦里就被噪音一把拽出来,反复几次实在是烦人。

白敬亭一把掀开被子,在床上坐了好一会儿才去洗漱,许久不发作的起床气瞬间被激发出来,拖鞋啪嗒啪嗒拍在地板上的声音都带了点儿不乐意。

魏大勋擦着头发从浴室里走出来就看到白敬亭一脸不乐意地在刷牙,声音大得让他以为白敬亭要把自己牙刷掉。

“被吵醒了?”魏大勋从身后搂住白敬亭的腰,半干未干的头发在白敬亭脸上蹭了蹭。

“嗯。”白敬亭放缓了刷牙的动作,魏大勋发梢上的水滴落进他的衣服里凉得他抖了一下,“魏大勋你起来!冷死了!”

“好啦高兴点儿,中午随便吃点儿晚上哥请你去吃火锅。”魏大勋顺顺白敬亭炸起来的头发。

“哎呦喂良心发现啊!”听到火锅的时候小孩儿的眼睛一亮,刚说两句话就被嘴里的牙膏沫子呛得直咳嗽。

“我一直很有良心好不好!你已经失去我对你的宠爱了!”魏大勋捂着心口一脸被抛弃的怨妇状盯着白敬亭看。

“行了您最有良心,边儿呆着去。”白敬亭吐了嘴里的牙膏沫把魏大勋往门外推。

“白白。”魏大勋刚走没多久又推门回来。

“嗯?”白敬亭嘴里含着一大口水,鼓起的腮帮子像一只仓鼠。

魏大勋跨了两步到白敬亭身边,往前凑凑吻了他一下,一股子薄荷味儿。白敬亭一下没控制住,嘴里的水咕咚一声全咽了下去。

“呸呸呸…魏大勋!我他妈跟你没完!”白敬亭反应过来要收拾魏大勋的时候他早就跑远了,也只得听着那人放肆的笑声开始洗脸。

白敬亭洗完澡出来已经是二十分钟以后了,本想找魏大勋算账,想想晚上的火锅还是他请,便收了脾气去拿东西吃。

“早上吃啥啊?”白敬亭从冰箱里挑了个苹果,咬得咔嚓咔嚓响。

“我下面啊。”魏大勋的声音混着切菜声飘进白敬亭耳朵里,有点不真实。

“你这是白日宣淫啊,不符合社会主义价值观。”白敬亭顶着毛巾走到厨房,刚想和魏大勋搭茬就看到他手里拿着一捆挂面,表情有点疑惑。

“白白你说啥?”魏大勋把面条放进锅里,“这儿油烟大,出去等会儿就好了。”

“我…”白敬亭一时语塞,转身走出厨房“没事儿你慢慢做吧。”

白敬亭没看到魏大勋的嘴角扬起的坏笑,魏大勋趁着等面熟的空档抬头看了一眼白敬亭,耳尖通红,可爱得紧。

没等一会儿魏大勋就端着两碗面出来了,红色的胡萝卜淡绿色的青菜浮在汤顶,空隙中可以窥见白色的面,碗沿上摆着三五只虾,面汤散发着食物的香味勾着人的心。

魏大勋把白敬亭和自己碗里的虾夹出来开始扒,刚出锅的汤汁烫得他龇牙咧嘴,白敬亭捂着嘴嗤嗤的笑着帮他拿了个空碗。

扒好的虾被整整齐齐地堆在白敬亭的碗里,白敬亭盘算着待会儿去哪家火锅店吃饭,不一会儿碗里就见了底。

“吃不了了,你吃吧。”白敬亭把碗里剩下的三四个虾夹到魏大勋碗里,拿着水杯喝了一口,因为嘴里的温度冷热不均皱了皱眉。

“嘿嘿白白你真好。”魏大勋三两口扒拉完面和虾,拿着碗去厨房洗。

白敬亭认为最舒服的事就是躺在阳光底下玩手机,周身都被照得暖洋洋的,所见之处一片暖黄色,细密的灰尘漂浮在空中。这时他就会觉得时间放慢了好几倍,足够他和魏大勋享受好一阵子。

朋友圈定格在魏大勋和熊梓淇的一张合照上,评论区两个人吵得正欢,只是看着屏幕都能感受到满嘴的东北大碴子味儿。

白敬亭瘪瘪嘴,塑料男朋友。

闲散下来的时间过得还算快,最近天气暖和地很,白敬亭穿了一件深蓝色的大衣,甩着腿等魏大勋锁门。

地上的雪早就化了,又凝结成一块一块的冰,一不注意就会滑一下,走个路都心惊胆战的。

魏大勋拉住差点摔倒的白敬亭,憋着笑问他有事没有,成功得到白敬亭的死亡凝视和红红的耳尖。

火锅店里开了暖风,从锅底窜上来带着食物香气的水雾充满整个房间。白敬亭充分贯彻了和啥过不去都不和吃的过不去的原则。

啥?男朋友?开玩笑哪有火锅重要?

天已经黑了,今天的月亮也躲在厚厚的云层里面,只能看到一小块光晕。

夜间有些冷了,白敬亭搓着手哈了几口哈气,又被魏大勋将手一把抓住塞进兜里暖着。也不知道为什么魏大勋的身上永远是暖的,和他一样,只是一个微笑就能化开冷冻的冰河。

也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天空上炸开一朵朵烟花,红绿的亮光掩盖了月亮细微的光辉,烟花炸开时独特的响声轰炸着耳膜。

“白敬亭!”魏大勋突然对着白敬亭喊。

“干啥啊!”背后的烟花在天上连成一片,沟通只能依靠声嘶力竭地喊出词句。

“我喜欢你!”魏大勋笑着,藏在兜里的手把白敬亭握得更紧了一点。

“你就要说这个啊!”白敬亭翻个白眼,声音里带了点嫌弃。

“那你以为我要说啥啊!”魏大勋调了个方向,帮白敬亭挡住晚上冷冽的风。

“我以为你要带我去吃烧烤!”白敬亭说完也乐了起来。

冷风呼呼作响,烟花持续了很久,微弱的灯光下两个大男孩儿拥抱在一起。

平凡却伟大的爱情,最为动人。

评论(10)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