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

邪簇/魏白

爬墙速度较慢,现在试图躺平在邪簇坑底不出来

秦昊老师您是神仙,吴磊您也是神仙,季晨老师您也是神仙我爱你们!

【魏白】温暖如旧

*半现实向,请勿上升真人

今天的我格外的累,或许是昨晚熬到太晚了,我决定早些睡觉。

刚躺到床上就听到有人敲门,我起身看了一眼表,十一点半,这个时间除了魏大勋也没人会来了。

我踩着拖鞋走到门口,刚打开门一股甜味儿就飘了进来,门外站着魏大勋,手里还拎着两杯热饮。

“大勋?”我侧身把魏大勋让进房间,我对他的到来没那么意外,倒是对他手里拎着的两杯热饮提起了兴趣。

“想你了,白白。”魏大勋把热饮放到桌子上,我拿了一杯蜂蜜柚子茶喝着,有点烫但是很好喝。

“看一天了还没看够啊?”我一脸嫌弃地看着他,拿过他手里的柠檬红茶喝了一口,柚子和柠檬味在嘴里混杂着,说不上来的奇妙。

“那哪能够啊,白白最好看,咋看都不够”魏大勋笑着,深褐色的头发乖乖趴在他的头上,房间里橙黄色的灯光撒在他身上,让我想起无忧客栈里魏民谣在暖黄色灯光下唱歌的样子。

“边儿贫去,大晚上找我有啥事直说!”我放下手里热饮靠在椅背上,虽说他晚上没事的时候经常来找我,但这次他笑得跟那种封建时期老地主对媒人说给自己家闺女找个好人嫁的表情一样一样的,一看就没安好心。

“没事儿,就来看看你。”他笑得更灿烂,我有那么一瞬间觉得他看我像是在看市口要被别人用高价拍下来的猪。

“你说不说?不说我就找梓淇打游戏去了啊。”我几口喝完杯子里的饮料,扔下空瓶子就要往外走,我只要这样他就会和我坦白。

“说说说!说还不行吗,你看你,生活要慢慢来,你看你这么急躁…”魏大勋突然就开始贫,套词一堆堆往外蹦。

“我可真走了。”我起身就要走,又被他拉回来。

“别别别,”魏大勋把我按到床上坐着,观察了一下我的表情才小心翼翼的开口,“那个,这不是这两天录节目嘛,和一天的互动有点多,怕你心里难受…”

“你还有脸提?我今天帮你你还说我,最后还把锅扣在我身上?长脸了是吧?胆大了翅膀硬了能飞了?”我一把推开魏大勋要抱上来的胳膊,退到床头和他笑着闹。

“你看我这不跟你赔礼道歉了吗白白…”魏大勋软了两个声调来哄我。

“感情一杯热饮就能把我哄到手?魏大勋我啥时候这么不值钱了?”我踢了一下床边的纸篓,里面躺着我扔进去的饮料瓶。

“这儿还有一杯,也给你了。”魏大勋把一边放着的柠檬红茶放到我手里,我喝了一口润润嗓子,有点凉了但不影响口感。

“两杯?魏大勋你走吧我不爱你了,以后的日子我就和梓淇凑合着过了,走吧走吧。”我拍掉魏大勋要来抱住我的手,两个人的声音里都是笑意,“起开,起开别碰我你…”

“我错了嘛白白,原谅我呗。”魏大勋最终还是抱住了我,带着我滚到床中央。

被他这么一闹我也不困了,翻身坐在他身上开始挠他的腰,他也不示弱扯着我的腿把我压在身下。

魏大勋拽下我的手按在身侧,随着柠檬红茶的味道和他满身重量的下压,我陷进酒店柔软的床铺和他温柔的吻里。

柔软的舌挤进我的口腔,茶的余香和柚子皮略微苦涩的味道全都混合在一起,比烈酒还要醉人。被按住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和他十指相扣,我和他似乎将毕生的情感都揉进这个吻里,好像明天就要天各一方。

柠檬香味一路向下,湿热的感觉从耳廓蔓延到锁骨。他突然停下来支起身子看着我,暖黄色的色调与他融合在一起,像他一样温柔,我能看到他鼻尖上反射着光的汗珠。

“可以吗,白白?”魏大勋拨开挡住我眼睛的头发,他每次和我做之前都会问我,只要我说不行他就不会强求。

我明天还有通告,但我没办法拒绝他。我望进他的眼睛,湿漉漉的,好像带着清晨湖中泛起的水汽。我想起小时候我们家隔壁的大金毛,伸着舌头舔我的手掌,暖暖湿湿的,很像他吻我手心的触感。

“就一次。”我搂住他的脖子向下压了一下,吻了吻他带着薄汗的鼻尖。

前戏的过程很长,魏大勋就是这样,对我有着比对别人还高成千上百倍的耐心,他害怕我受伤,每次都是慢慢的进去,还要等到我适应了以后才会慢节奏的抽动。

淋着冰冷液体的手指进入,虽然前几天刚做过,但每次冰冷的温度都会让我适应不来。

“很凉吗?”魏大勋停了一下,等到手心剩下的润滑液被捂暖以后才进行下一步动作。

他对我永远都是那么的温柔,包容我惯着我,这份温柔让我无所适从,我觉得我可能是上辈子拯救了世界吧,才能遇到一个这么好的人。

随着体内有规律的律动,我抓住他的肩膀把头埋进他颈窝里,我们都会注意不在对方身上明显的地方留下痕迹

高潮后的快感依旧存留在脑海中,橘黄色的灯光晃进我眼睛里,我突然想起了那个夏天。

那是个盛夏的黄昏,我和魏大勋刚吃完火锅在路上走着,他突然停下来对我说了一大串表白的话,说完以后他有些不知所措。

“做我男朋友吧,以后火锅和球鞋我都包了。”我还记得他对我说的话。

我忘记我说了什么,但是我记得。我记得他的眼睛,在我同意的那一刻,他眼睛里亮起了星河。

深棕色的星河里,倒映着我。

最后我们还是回魏大勋的房间睡的觉,我床上的床单早就已经被汗浸透。

我背对着他躺在他怀里,睡意似乎打算与我决裂,尽管十分累还是没有想睡的心思。

“大勋?”我试探性地叫了一下魏大勋,我知道他醒着。

“在呢,咋了白白?睡不着?”魏大勋的声音听起来也有点沙哑,我知道他困了。

“没事。”我翻了个身,把整个人都塞进他怀里。

“睡吧。”魏大勋拍了拍我的背,他的话说了一半,他知道我会懂他想说什么。

而我也知道,他懂得我给他的答案是什么。

那一晚我睡的格外的好,身边都是熟悉的温度和心跳,他的胸口像之前的无数个夜晚一样,温暖依旧。

评论(4)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