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

邪簇/魏白

爬墙速度较慢,现在试图躺平在邪簇坑底不出来

秦昊老师您是神仙,吴磊您也是神仙,季晨老师您也是神仙我爱你们!

【魏白】海风,苦橙花

泛着白沫的海水顺着惯性攀上魏大勋的小腿,在落下之前被另一朵海浪接替,他脚腕上的红绳被水冲刷得上下浮动,最后又贴在皮肤上。

魏大勋抱着膝盖盯着海面,现在是涨潮的时候,海浪比平时更猛烈一些。刮过来的风里带着水汽和湿润的感觉,还有雨天那种独特的味道。

沙滩上随意地摊着一本书,上好的纸料随着海风哗啦啦地响。

已经入秋了,海水早就变得很凉了,魏大勋没有对寒冷产生太大的触动,他伸手搅和一下身边的海水,又把手缩回来。

海水不是那种漂亮的海蓝色,而是墨绿色的,掺杂着天上乌云的深灰色。

一件浅灰色的毛巾毯搭在魏大勋的肩上,海风里混合着来人身上的苦橙花味儿,毯子毛绒绒的感觉让他身子稍微暖了一点。

白敬亭把毯子披在魏大勋身上,找了个相近的地方坐下,微冷的海水落在皮肤上让他倒抽一口气。

“要下雨了。”白敬亭学着魏大勋的动作,侧过头去看着他。

“嗯。”魏大勋偏过头看着白敬亭,还有他手腕上的红绳,那是他送的,听说可以保平安。

白敬亭把头转回去不再说话,两个人一起盯着海水,一浪一浪,墨绿色和白色。

魏大勋就是这样,平日里只露出梨涡笑,傻得跟什么似的,但白敬亭知道,他心情其实也会非常不好。

白敬亭知道魏大勋心情不好就会过来看海,就是静静地坐着,有时也会拿本书看一会儿。他知道他不需要安慰,只要自己陪他一会儿就好了。

所以白敬亭每次都会这样做,在他感知到魏大勋难过的时候就把他拉过来看海,有时候能赶上太阳落山,橘红色的太阳从海平面慢慢降下去,能让他想起自己的小时候,北京胡同里降下的太阳,那又是另一种感触了。

白敬亭站起来掸掸衣服上的沙子,踩着冷湿的海水向深处走去。

他蹲下去捡被冲到沙滩上的贝壳,海浪很大,猛地扑过来把他打得一个趔趄,海水进了他的眼睛,打湿了他的头发。

白敬亭甩甩手里的贝壳,淡粉色的,还缺了一角。他冲掉贝壳里的沙子,又踩着海水坐回魏大勋身边。

白色的衬衫被海水浸湿了一大半,剩余干爽的部分也被水珠滑下晕湿一道道的水渍。

白敬亭把贝壳放到魏大勋手里,和他十指相扣。贝壳划在手心里的感觉有点疼,魏大勋握住白敬亭的指尖,凉凉滑滑的,还粘着点海滩上的沙子。

魏大勋把毛毯披在白敬亭身上,凑上前吻上他的唇,凉得有点过分,还带着海里的咸味。

苦橙花的味道搅和着海风的味儿一直往魏大勋鼻腔里进,他舔了一下唇,咸的要死。

大滴的雨砸在两个人身上,下雨了。

雨越下越大,白敬亭想起来今天是大暴雨。

白敬亭扯着毯子披在两个人头上,扯着魏大勋往家里跑。他们谁都知道毯子一点用都没有,他们挤在一起,感受着彼此身上传来的热量和身后冰冷的雨滴。

魏大勋洗完澡出来的时候白敬亭已经趴在床上看书了,是那本在沙滩上被淋湿的书,床头边还摆了喝了一半的红糖姜水。

“太甜了你这。”魏大勋喝了一口,他甚至想去看看家里的红糖是不是都不见了,说了两句又喝光杯里的水。

“不甜啊,多辣啊这。”白敬亭把书扔到床头柜上,翻身坐起来抢过魏大勋手里的杯子。

两个人就这么互相看了一会儿,魏大勋想说些什么,立刻就被白敬亭打断。

“上来陪我看电视吧。”白敬亭掀开被子钻了进去,等魏大勋进来就靠在他怀里刷手机。

魏大勋把头靠在白敬亭肩膀上看他玩游戏,窗外的雨小了不少,已经快停了。

“你起开!下巴弄疼我了。”白敬亭放下手机去推魏大勋。

“你嫌弃我了!当初说好了永远爱我呢!”魏大勋捂着心口往后窜了两下。

“毛病。”白敬亭看魏大勋心情重新好了起来,一把拽过被子缩进去,“困了,睡觉睡觉!”

“晚安,我的白白。”魏大勋扒开被子搂住白敬亭笑了两下。

有些时候并不需要每天互相诉说自己的爱恋,只需要在我难过的时候你陪着我就够了。

评论(2)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