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

邪簇/楚郭/魏白

爬墙速度较慢,现在试图躺平在邪簇坑底不出来

秦昊老师您是神仙,吴磊您也是神仙,季晨老师您也是神仙我爱你们!

【魏白】小相思

*魏民谣X白读书

*大片儿没去世

01

快过年了。

魏民谣看了一下家里的存货,并不足以支撑他和白读书以及以撒博士为首的一众除了吃以外啥也不会干的群众们过个好年。

于是在冷得惨绝人寰的大周末魏民谣拽着浑身上下透露着十二万个不乐意的白读书去超市买东西。

02

白读书拿着酸奶看了半天突然听到身后咣当一声。魏民谣上半身躺在购物车里,腿搭在购物车外面。

魏民谣显然是低估了自己的上半身长度,他现在正躺在购物车里捂着自己的头喊着疼,在刚才躺下去的时候撞到了塑料板。

白读书一脸嫌弃地把酸奶往魏民谣身上一扔,拿出手机拍了两张照片给撒博士发过去嘲笑他。

一个中老年阿姨推着自己家小孙女经过,小女孩指着魏民谣问:“奶奶他怎么了呀?”

“他精神有问题,别看别看。”阿姨捂着小女孩的眼睛推着她走远了。

“你看你都遭小朋友嫌弃了,智障儿童赶紧起来吧。”白读书踢了踢购物车让魏民谣赶紧起来。

魏民谣努力了两下,发现起不来。

“小白,我起不来了…”魏民谣一脸可怜巴巴地看着白读书。

“魏民谣你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玩意儿。”白读书把酸奶从魏民谣身上拿走,把他拽起来。

04

随后就看到一个一米八三的黑白套装大型犬被同身高的斯文白猫一巴掌打在后脑勺往前栽了几下。

白猫走了两步来了个平地摔被大型犬拉住嘲笑了好久。

05

俩都有毛病。

06

年夜饭是热气腾腾的火锅,魏民谣怕白读书觉得锅底不辣疯狂倒辣料,结果被撒博士等人追杀。

热腾腾的火锅配着白酒啤酒很快就会醉,撒博士敲着碗叮叮当当地唱歌,鸥活泼拿着两个鸡腿和大白狗玩的不亦乐乎,潘打工忍住了想把撒博士嘴堵上的心情戳了戳何老师让他管管鬼哭狼嚎的那位,何老师表示他要是能管早就上手了。

魏民谣突然敲了敲酒瓶子,翻身就爬上了客栈里驻唱的台子,拎起墙边的吉他一副要唱歌的架势。

“女士们!先生们!在这大喜的日子里!我要送给白读书一首歌。”魏大勋本是偏低音,压低了嗓子说话更是苏得不行。

吉他的声音缓缓响起,魏民谣人如其名,唱民谣是好听得出名。

“我对你的感情是最干净的纠葛

只想安静的在你身旁

你走进我心里最荒凉的地方

还在那里开出一朵花”

火锅上漂浮着大团大团的雾气模糊了白读书的镜片和视线,他只能听到魏民谣将要不在调子上的歌。

魏民谣,这个傻乎乎的大男孩,就像是一束亮得刚好的阳光,一不小心就射进了他布满阴霾的心里,驱散了满屋子的灰尘和潮气,把他强硬地拉到温暖的室外。

白读书拄着下巴听着魏民谣的歌,等他唱完了他就鼓掌喊唱的好,声音里久违地带上了一丝哽咽。

07

晚上人特别容易感慨,喝多了的人也是。

白读书想起了他和魏民谣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那时他刚来夜湖镇不满一个月,也不知道老天爷看了什么感人的故事哭的稀里哗啦的,那是夜湖镇整个夏天最大的雨。

白读书拎着一袋夜宵走在雨里,湿漉漉的衣服贴在身上很不舒服,他环顾了一周只有魏了谁客栈还开着,他打算进去避雨。

他找个地方坐下,魏民谣正在唱歌,棚顶投下来的一束灯光刚好把魏民谣装在里面。

魏民谣唱歌的时候难得的没有东北味,温柔又悲伤的嗓音就这样撬开白读书心里封闭的小黑盒子,把所谓的一见钟情一股脑儿地都塞进去。

魏民谣注意到了白读书,停下了弹吉他的手跑去给他拿了一条大号的毛巾。

“对不起,我可以帮你打扫。”白读书擦着头发看着自己椅子周围的一圈水渍感到很抱歉。

“没事儿,我收拾就行,你赶紧擦擦别感冒了。”魏民谣端了一杯热牛奶出来,“喝点吧,暖暖身子。”

白读书喝了一口,甜得刚好。

“谢谢。”白读书喝光了杯子里的牛奶。

一杯温热的液体不仅暖了他的身,还温暖了他早就冰冰凉的心。

08

其实这不是魏民谣第一次见白读书。

那天的天气就像作文里写的一样,天气晴朗万里无云,只不过这太阳公公太热情了点,热情得恨不得将路上的每个人都融化。

魏民谣是出来遛狗的,天气实在是不理想,他让大白狗在草坪上自己蹦哒,跑到自动售卖机买了一罐冰汽水喝着。

魏民谣抬眼就看到了在树荫里的白读书。

夜湖镇的绿化很好,随处都能找到绿油油的树和随处放置的藤椅。

白读书拿着一本五年高考三年模拟翻来翻去,不时嘟囔两句学术用语。

白读书不知道看到什么,突然就乐了出来。浅褐色的外套衬得他的皮肤更显白皙,白T恤微微被汗打湿,看得出来他刚刚经过了很久的运动,午后金黄色的阳光照在他脸上给他镀上一层金边。

魏民谣觉得自己见到了天使。

当天晚上魏民谣就做了一个梦,他梦到了一个金头发的光屁股小孩儿拿着弓和箭对着他的心一顿戳。

魏民谣刚要去收拾这个不懂事的小屁孩就看到了白读书,白读书抬头对他笑了一下。魏民谣觉得自己的心“咻啪”一下,是真被箭射中了的声音。

他往前走了两步想去和白读书打个招呼,却一脚踩空掉进一个大深坑里摔得头晕眼花。

魏民谣捂着摔得生疼的脑袋睁开眼睛,他没看到笑吟吟的白读书,只看到了空荡荡的床铺还有被自己踢到一边的被子。

他摸了摸自己还在怦怦跳的小心脏,他想他大概是喜欢上白读书那个白白净净的小孩儿了。

09

白读书看着饭桌上嬉笑打闹的朋友们笑了一下,拎着一罐啤酒走到院子里坐下,今晚的月亮非常亮,天上一点云都没有。

白读书有点想家了,想他那个总是鼓励他的哥哥。

魏民谣拎着毛毯走出来就看到白读书坐在那喝酒,他把毛毯披在白读书身上坐在他旁边。

“以前这个时候都会有满天的烟花,红的绿的特别好看。”魏民谣抬起手在天上画了几个圈。

“可惜现在不让放了。”魏民谣把白读书身上的毯子裹紧了点,“我还挺想跟你一起看烟花的。”

“那简单。”白读书把啤酒罐子放在一边。

“boom。”白读书慢慢举起两个拳头,又张开五指,“你看,你现在有两朵烟花了。”

魏民谣看着白读书骨节分明的大白爪子突然笑出来,他也学着白读书的样子举起双手。

“你看,现在我们有四朵烟花了。”魏民谣看着白读书,乐出一脸褶子。

空气又恢复了安静,隐隐约约能听到屋子里面传来的打闹声,撒博士声音最响。

“我想我哥了。”白读书靠在魏民谣身上,扒拉着空了的易拉罐。

“给他打个电话吧。”魏民谣从兜里摸出白读书的手机递给他。

电话响了几声就被接起来了,大片儿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还是有点不真切。

“小白?”大片儿那边很安静,应该还是在医院里。

在那次大片儿试图割腕被白读书救起送到医院以后他一直就在接受心理治疗。

“哥,我想你了。”白读书的声音有些沙哑。

“你是不是喝酒了?”疑问句被他说成了肯定句。

“嗯…”白读书就纳了闷了,他就说了一句话他这个哥是咋听出来他喝酒了的。

“我都告诉魏民谣让他看好你了,他人呢?”大片儿一扯到自己的这个弟弟就激动,一想到在自己身边二十几年的白净弟弟就被地主家的傻儿子拱了他还是不舒服。

“他坐我旁边呢,喝得比我都多。”白读书推了推魏民谣,“哥我们过两天回去看你。”

“到时候给你们做我新学的菜。”

两个人唠了两句就挂了电话,白读书一直没说话,他靠在魏民谣的身上拢了拢身上的毯子。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魏民谣把白读书搂紧了点,吻了吻他的发顶,“还有我呢。”

带着东北口音的安慰在这一刻让白读书感到分外可靠,他觉得魏民谣就是他临崩溃最后一秒的希望,而这傻了吧唧的希望却总能在泥潭里拯救他。

“嗯。”白读书偏过头在魏民谣脸上吻了一下,“回去吧。”

10

不知不觉已经要十二点了,中央电视台那几个雷打不动的主持人说着每年都一样的话。

撒博士一口纯正的广播腔跟着倒数,鸥活泼早就累的没力气去收拾他,何老师踹了他两脚让他安静点,潘打工早就把桌子收拾干净往那一趴等着十二点,魏民谣怕白读书凉到给他裹得左三层右三层,没把别人裹明白却把自己缠里边了。

“5!4!3!2!1!”

“新年快乐!”

11

我从一千里以外的地方赶来

只为听你唱一首歌

看见你大笑着不知忧愁的样子

我才感觉到真的快乐

评论(3)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