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

邪簇/楚郭/魏白

爬墙速度较慢,现在试图躺平在邪簇坑底不出来

秦昊老师您是神仙,吴磊您也是神仙,季晨老师您也是神仙我爱你们!

【魏白】再也没忘

明侦收官那天晚上大家都是放开了喝的,KTV啤酒国王游戏一样都没少,几轮下来该喝多的也都多了,不该喝多的也都有点醉意。

魏晨把鬼鬼和王鸥送回了酒店,何老师和撒老师互相搀扶着回去睡觉,只剩魏大勋和白敬亭了。

两个人的酒店住的不远,魏大勋就半搂半拽地带着白敬亭往回走。

午夜的城市安静得很,白敬亭也不是什么喝多了老实的主,靠在魏大勋身上一顿嚎嚎,偶尔有路人经过也只是多看他两眼,仿佛就在这个晚上他们过上了普通人的生活。

“你别碰我!”白敬亭眯着眼睛挣了几下,想要摆脱魏大勋的搀扶。

“你喝多了小白。”魏大勋拽了两下白敬亭,生怕他磕碰到哪。

“魏大勋你是傻逼吗?你是我的谁啊你就管我?”白敬亭不耐烦地挥挥手。

魏大勋无话可说,一直以来他们的感情都是他最热情,白敬亭只是接受,他也会回应但是相比魏大勋来说白敬亭是更为理性的那个。

魏大勋甚至怀疑过白敬亭是不是不喜欢自己,和自己在一起只是为了防止被瞎炒cp而已。

“那你说我喜欢一个傻逼,我是不是更傻逼啊?”白敬亭又主动靠在魏大勋身上,闭了闭眼睛,软软的头发贴着魏大勋的脖子,很痒。

“…对。”魏大勋反应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白敬亭是几个意思,他伸手揉了两下白敬亭的头发,软软的像是一只幼猫,浑身的毛都是炸起来的,有着洗发水香味和白敬亭身上好闻的味道。

“魏大勋你个无情无义的,骂我是傻逼啊,是我拿不动刀了还是你飘了啊!”白敬亭狠狠地在魏大勋脖子上咬了一口,看着魏大勋龇牙咧嘴的样子乐得不行。

“不是你自己说的吗?”魏大勋捂着脖子,推开白敬亭不是,不推开他也不是。

魏大勋觉得别人找对象是当妈来对待,而他找的对象是得当祖宗来对待。不过魏大勋也乐意,他家小白就得他宠着,谁碰都不好使。

白敬亭揉揉脑袋从魏大勋身上起来,倚靠着栏杆吹着风,桥下的河水声在这一瞬间放大,路灯昏黄的光被河面割裂成无数个橘黄的的碎片,漂浮在水上一晃一晃的,白敬亭想起了他以前在水族馆见过的水母,五颜六色闪着光。

“魏大勋,我哪里值得你喜欢?”白敬亭转过头,他的头发被风拂乱,白色的衬衫在风里猎猎作响。

“哪里都值得。”魏大勋走过去敞开大衣,把白敬亭搂进怀里,把他的头发整理好。

“别糊弄我,说正经的呢。”白敬亭能听到魏大勋的心跳,温热渐渐代替了他身上的冰冷。

“我喜欢你唱rap。”魏大勋把头放在白敬亭耳边蹭了蹭,带着点鼻音的声音传进他耳朵里,像一只轻飘飘的羽毛落在白敬亭心里。

“放屁吧你,虚伪。”白敬亭挣出来,给魏大勋一个白眼,“大老师说我唱rap还不如杀头猪好听。”

“那是他没品味,你打嗝我都觉得好听。”魏大勋对着白敬亭傻乐,白敬亭偏过头去躲避他的目光。

“那以后给你唱歌还方便了呢,坐那打嗝就行了呗。”白敬亭推了魏大勋一下,却被他拉进怀里抱了好一会儿。

“我喜欢你眼角的泪痣,我喜欢你穿白衬衫的样子,我喜欢你偶尔的京腔,我喜欢你对我耍赖,我喜欢你的无理取闹。”魏大勋收紧了抱着白敬亭的手臂,“只要是白敬亭,我都喜欢。”

“…傻逼。”白敬亭沉默了好久,才憋出这么一句来,给魏大勋乐得不行。

“笑屁,爷给你来个rap!”白敬亭推开魏大勋抓着手机当麦克风吼了一段rap,尽管上气不接下气,吐字越来越模糊,但魏大勋都听着。

白敬亭唱完就靠在栏杆上,冷风卷起水汽把他拢在其中,路灯噼噼啪啪响了几声终于不亮了,亮晶晶的河面也失去了光芒。

“魏大勋,我也喜欢你。”白敬亭把视线放到魏大勋身上。

魏大勋早就忘了那天是几号,忘了那天有多冷,也忘了那天是哪个桥哪个河。

但他记得白敬亭的视线,记得白敬亭的声音,也记得白敬亭的白衬衫和泪痣。

他记得白敬亭的那句我喜欢你。

再也没忘。

评论(6)

热度(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