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

邪簇/魏白

爬墙速度较慢,现在试图躺平在邪簇坑底不出来

秦昊老师您是神仙,吴磊您也是神仙,季晨老师您也是神仙我爱你们!

【月臻】睡前就别腻腻歪歪的了

沈亦臻靠在椅背上闭着眼睛,没有什么比加班几周还熬夜工作更累人的了。

崔皓月走到沈亦臻后面抬手捂住了他的眼睛,另一只手帮他按摩着太阳穴。

“要不要猜猜我是谁。”崔皓月吻了一下沈亦臻软软的耳朵,在他耳边呼了口气。

“…放开。”沈亦臻缩了缩脖子,声音里带着点笑意。

“不放。”崔皓月也跟着笑起来,下巴搁在沈亦臻头上蹭了蹭。

沈亦臻抬手去拍崔皓月的手,却没料到他提前把手抽走了,沈亦臻收不住力道一巴掌拍在自己脑门上,立刻出了一个红印子。

“崔皓月!”沈亦臻揉着红了一片的额头咬牙切齿地喊着崔皓月的名字。

“怎么?谁让你下手那么重了。”崔皓月把沈亦臻的椅子转过来,双手撑住他的椅背,把沈亦臻锢在怀里。

“…别靠这么近。”沈亦臻偏过头,耳朵红红的,眼神有点不自在。

“如果我不呢?”崔皓月往前凑了点,在沈亦臻光洁的脖子上吻了一下。

“那好吧。”沈亦臻把头转过来,拽住崔皓月的领子吻了他一下。

“沈亦臻。”崔皓月贴着沈亦臻的唇叫了声他的名字。

“嗯。”沈亦臻突然就笑了,把头埋在崔皓月颈窝里,搂着他的脖子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你朱长江附体啊?”崔皓月嫌弃地拍了拍沈亦臻的后背,又搂住了他,嘴角勾起一个微笑。

崔皓月很喜欢沈亦臻身上的味道,如果非要找一个形容词那就是在阳光下晒过的被子的味道。暖乎乎的又温和得很,在他身边心也会软下来很多。

“别乐了,睡觉。”崔皓月把沈亦臻连抱带拽地扔到床上,反手闭了床头灯。

“晚安。”崔皓月摸了摸沈亦臻的头发,带着洗发水好闻的味道。

“晚安。”沈亦臻在崔皓月下巴上亲了一口,在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地方睡去。


评论(6)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