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

邪簇/魏白

爬墙速度较慢,现在试图躺平在邪簇坑底不出来

秦昊老师您是神仙,吴磊您也是神仙,季晨老师您也是神仙我爱你们!

【月臻】元旦


“啧。”崔皓月皱着眉挂了电话,这是他给沈亦臻打的第二十个电话,也是他站在沈氏集团楼下的第二十分钟。

“先生…不好意思这里不让停车…”这是崔皓月第十五次听到有人跟他这么说。

崔皓月推开他面前的工作人员径直走进摩天大厦里。他的拳头捏得咯吱咯吱响,如果他推开沈亦臻办公室的门看到的是他和别的女人在谈话,那他一定会把沈亦臻弄得三天下不了床。

“沈…”崔皓月粗暴地推开沈亦臻办公室的门,沈亦臻三个字还没出口就被他咽了下去。

崔皓月没见到别的女人,没见到沈栋杰那张让他不爽的脸,也没见到常伯谦汇报工作,他见到的是缩在办公桌上熟睡的沈亦臻。

崔皓月走到办公桌前,沈亦臻缩了缩身子,他脱下他的大衣给沈亦臻披上。

沈亦臻整个人都呈现出一种疲惫的感觉,黑眼圈重得吓人。

崔皓月伸出手,他想摸摸沈亦臻的头发,却在快摸到他头发那一刻缩回了手。

“…崔皓月…”沈亦臻缩得更紧了,小声嘟囔着崔皓月的名字。

“我在。”崔皓月放轻了声音回答他。

崔皓月算不清他有多喜欢沈亦臻,他会故意惹下一堆麻烦让沈亦臻给他收拾残局,他会强硬地扔掉沈亦臻衣柜里的衣服让他和自己换上情侣款,他会二话不说就把沈亦臻从公司拽到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呆一整天。

就像小孩子想吸引大人注意力一样,崔皓月只能用这种方法告诉沈亦臻,他身边还有个崔皓月。

崔皓月看了一会儿沈亦臻就拿着手机坐到一旁的沙发上等他睡醒。

沈亦臻睡醒的时候已经过了半个小时,他揉着有点乱的头发关掉闹钟,看了看二十个崔皓月的未接来电和身上红色的大衣。

崔皓月来过了。沈亦臻这么想着拿大衣盖住自己的头,靠在椅背上叹了口气。

沈亦臻很喜欢崔皓月身上的味道,那能让他安心很多。

沈亦臻说他自己是喜欢崔皓月的。他能容忍崔皓月给他惹的麻烦,他能无条件地包养崔皓月,他也能惯着崔皓月的脾气。

沈亦臻闭了闭眼睛,他突然很想崔皓月。

“沈亦臻。”崔皓月看着沈亦臻的全部举动就觉得好笑,这么大一个活人坐在他面前他倒是没看到。

“啊!”沈亦臻一把扯掉头上的大衣,整个人震了一下,他没看到崔皓月在他办公室里,崔皓月一说话给他吓了一跳。

“没看到我?”崔皓月走到沈亦臻身边,摸着他的后背。

“你怎么来了?”沈亦臻晃了晃头,把大衣还给崔皓月。

“接你,就你这个状态出门开车就得撞电线杆子上。”崔皓月把大衣甩在肩膀上,拿过沈亦臻的外套塞在他怀里,“你死了谁赚钱养我?”

沈亦臻无声地笑了笑,虽然崔皓月的后半句让他有点不爽,但起码他还是来接自己了。

“我想走着回去。”沈亦臻穿好外套,拉了拉崔皓月的袖子。

“多事。”崔皓月打开手机给莫晓娜拨了个电话,“晓娜,等我们一个小时。”

崔皓月不等莫晓娜发牢骚就挂掉了电话。

“走吧。”崔皓月推开屋门走了出去。

现在是晚上八点半又是元旦,街上的人多得惊人。沈亦臻揣着兜跟在崔皓月身后慢悠悠地走,他看了一眼欢笑的人群。

那种欢乐是不属于他的。

沈亦臻缩了缩脖子,虽说最近天气有回暖但还是很冷。

崔皓月看了一眼沈亦臻,扯下脖子上的围巾围到了沈亦臻脖子上,他把围巾撩起大半盖住了沈亦臻的头。

沈亦臻好不容易从围巾里把头扒拉出来,一回头发现崔皓月早就没了踪影。

“我在这。”崔皓月手放在沈亦臻头上把他的头转了一个角度,看到沈亦臻愣住的表情坏心眼地勾起一个微笑吻了吻他的额头,“白痴。”

“你才白痴。”沈亦臻打掉崔皓月放在他头上的手,把大半张脸埋进围巾里,脸一直红到耳尖。

“走吧,别跟丢了。”崔皓月握紧了沈亦臻的手。

沈亦臻被崔皓月半拽着往前走,穿过层层的人群,川流不息的马路和沈亦臻心里弥漫着的悲伤。

“崔皓月。”沈亦臻停了下来,拽了拽崔皓月的手。

“什么?”崔皓月回头,猝不及防地被沈亦臻吻了一下。

“新年快乐。”沈亦臻笑着回握住崔皓月的手。

“新年快乐。”崔皓月把沈亦臻搂紧怀里揉了揉他的头发。

我想抬头暖阳春草,你给我简单拥抱。

我想左肩拥你,右肩微笑。

刚好,这些我们都能做到。

评论(11)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