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

邪簇/楚郭/魏白

爬墙速度较慢,现在试图躺平在邪簇坑底不出来

秦昊老师您是神仙,吴磊您也是神仙,季晨老师您也是神仙我爱你们!

【吕云】不死不休


吕布按灭闹钟,躺在床上拉开窗帘,阳光亮的扎眼,他皱了皱眉起身点了一根烟抽了一口,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把它放在烟灰缸的边缘,又躺回床上,在这缥缈的白雾里,他似乎想起了往事。

吕布是喜欢赵云的,或者,可以说是爱。

这种感情是从高中开始的,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对赵云上心的。或许是打篮球时他那个漂亮的三分,或许是他叼着笔皱着眉思考难题,或许是他在放学后蹲在草丛边喂野猫。

他和赵云是铁子,上学一起,放学一起,吃饭一起,打架也是一起。

赵云学习很好,在年组是前几名,吕布是个半吊子,成绩可上可下。

赵云是所有人心中的乖宝宝,好学生,吕布是所有人心中的地痞流氓,不正经的混子。

但偏偏他们就是密不可分的朋友。

吕布熟悉赵云的一切习惯,不吃辣,不吃香菜,喜欢赖床,喜欢看书,喜欢玩刺客。

他很惯着赵云,处处对他好,每次和赵云出去不用赵云说话他都知道他需要什么。

所有人都看出来吕布喜欢赵云,包括赵云自己。

好学生的演技都是很好的。

赵云装作自己没发现,默不作声地接受吕布对自己的好,默不作声地任他依靠,他和他说,我们是一辈子的兄弟。

赵云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或许是吕布正儿八经的表白,或许是吕布最终的放弃。

吕布也知道他们不会在一起,他自嘲的说这就叫做宿命,他还是对赵云很好,他觉得他们的关系就应该止于赵云的那句话,一辈子的兄弟。

他也不是没在夜半时分想过一些不可告人的画面,他也无数次想过赵云在自己身下喘息的样子 但他从未想过要把这件事变成现实。

赵云想考的大学是重本,吕布为了和他接着在一起,用高二到高三这一年半愣是从年组五六百冲到了年组前二十。

如愿以偿,他们上了一个大学。

当赵云告诉他他有女朋友了的时候,他一点都不惊讶,反而是笑着祝贺,讨要喜酒。

说实话,那个时候吕布心里还是有一点难受,一点点而已,可以忽略的痛。

赵云要结婚了,他邀请吕布做伴郎的时候吕布没有拒绝。

他穿好伴郎的西服,和赵云一起站在落地镜前。真配,他说。赵云笑笑,说你的小男朋友就要和别人跑了,气不气?他说,当然气了,都要气死了,你怎么赔偿我?赵云想了想,踮起脚在吕布头上亲了一下。这样行了吧?赵云说。勉强原谅你了。吕布回答。

他们笑着,走进了婚礼现场。

他们都心知肚明,这只能是个玩笑而已。

玩笑而已,但是并不好笑。

赵云的新娘很漂亮,是个性子直的东北姑娘,平时跟大家闹起来就像个男人,很多人好奇赵云为什么会娶她。

赵云也不知道,只是他觉得这个姑娘身上有一种让他很熟悉的感觉。

很多年后他才明白,那种感觉就是吕布当初给他的感觉。

婚礼结束后他们四个出去喝酒,吕布,赵云,那个姑娘和貂蝉。

吕布端着酒杯拍了一下那个姑娘的肩,笑着对她说,我的小男朋友可就交给你了,要好好照顾他啊,没想到我得意了这么多年的人到了你手里。

姑娘回敬他一杯,笑着说当然了,得给您伺候的白白胖胖的。

坏学生是很会撒谎的。

吕布记得他那天在酒桌上用玩笑的形式对着赵云说完了他这些年对他的喜欢,或者,可以说是爱。

赵云也和他开玩笑,说自己也可得意他了。

他们笑着,喝完了最后一杯酒。

他们都心知肚明,他们的人生从今天开始,就要走向分岔口。

赵云做了老师,吕布做了程序员。

吕布每天忙的昏天暗地,很少有时间休息,他认为自己这种忙碌可以冲散对某个人的思念。

事实上这是没用的,他的梦里还是会出现一个白衬衫蓝发带的身影,不过日渐模糊,最后只剩下了一个糊的看不清的影子。

吕布揉了揉脸部已经半僵的肌肉,起身掐灭那根烟,他拿起一旁的手机。

他突然很想联系赵云,他点开手机屏幕,又灭掉。

他早就删掉赵云的联系方式,但是他到现在还是能脱口而出赵云的电话号码。

他不止一次想过如果当初和赵云正儿八经表个白能怎么样,但是他不后悔自己没那么做。

至少现在的他,多了个念想,虽然这个想念的对象不可能是他的,但还是好过什么都没有。

我看着我对你的思念慢慢沉入大海,被海浪腐蚀,在冰冷的,阴沉的,飘忽不定的大浪里慢慢消散,沉淀,凝结,又被掩盖。我认为它已经消失,认为它已经逝去,但是它依旧存在。

不死不休。

评论(18)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