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

邪簇/魏白

爬墙速度较慢,现在试图躺平在邪簇坑底不出来

秦昊老师您是神仙,吴磊您也是神仙,季晨老师您也是神仙我爱你们!

【吕云】能忍受我起床气的只有你

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那是赵云特意为吕布设的,不过现在听到它只有满满的烦躁而不是欣喜。

赵云从被他滚得乱七八糟的被子里伸出胳膊,把手机拉到床上。

才六点半。不想起床。

赵云把手机塞到被子里,抱着枕头换了个位置接着睡。

第一遍铃声响完了,在赵云快要睡过去的时候又响起了第二遍。

真烦人。

赵云踢开被子下床,天已经转凉了,尤其是早上,冷得很。他打了个哆嗦,从小衣柜里捞出一个薄毛毯给自己披上,又把衣柜门摔得震天响。

赵云趿拉着拖鞋往外走,却绊到了一个东西,是一个巨大的玩具鲲,那是吕布在抓娃娃机里弄到的。它本来应该在赵云床上被他搂着,现在却在地上躺着,估计是被他半夜踹下去的。

赵云本想跨过去,想了想还是把鲲拎起来扔到床上。这个时候第二遍铃声已经停了,不出三秒又响起了第三遍。

老妈子。管的真宽。

赵云裹紧了身上的毛毯去给吕布开门,打开门锁需要三秒钟左右,却被他有意无意延伸到了六七秒。

赵云每次困的时候做事就会慢吞吞的,吕布总说他这样很可爱,他却很不高兴,明明是心情不好导致的做事慢,也不知道哄哄自己。

吕布拉开门换上拖鞋走到厨房做饭,赵云走进厕所,不一会儿就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吕布给赵云煎了点培根和一个荷包蛋,他把早饭端过去的时候赵云已经坐在位子上了。

赵云洗了头发,却没吹,水珠就顺着他的头发往下淌,赵云很困,也懒得去擦,就在水珠要淌下来的时候甩甩头,甩走那些水珠。

“你啊,懒死了。”吕布找出吹风机开始给赵云吹头发。

赵云往嘴里塞了一块培根,吕布把手伸进他的头发里揉来揉去,赵云的脑袋被揉的左晃右晃,他也懒得去抗议,接着吃自己的早饭。

“你又熬夜了?”明明是疑问句 却被吕布说出了肯定句的语调。

“…嗯。”赵云咬了口煎蛋,有糖稀流出来,他很喜欢这样的煎蛋。

“你让我说你什么好,今天要是不上班你通宵我都不管你。”吕布气得不知道说什么。

“我错了。”赵云鲜少会认错,不过这次的确是自己不对。

“最后一次,下次再这样有你好受的,”吕布转身拿了杯牛奶回来,“喝了。”

“我的咖啡呢?”赵云有点嫌弃地把牛奶推远了一点。

“送人了,总喝咖啡对身体不好。”吕布开始刷盘子。

赵云撇撇嘴,喝了一小口。

“糖放多了。”赵云皱了皱眉。

“我下次注意。”吕布擦干手,撩了撩赵云下垂的刘海。

“不过很好喝。”赵云仰头喝光杯子里的奶,伸出舌头舔掉嘴上的白圈。

“你不上班?”赵云从桌上顺了一块巧克力,掩盖掉嘴里的牛奶味。

“今天休假。”吕布拿走赵云喝完的杯子洗干净。

赵云拎起薄外套,却被吕布抢了下来换成了风衣。

“慢点开车,不许喝咖啡,中午好好吃饭。早点回来,别和小姑娘跑了。”吕布整理好赵云的衣领,拍了拍他的肩。

“你怎么跟哀怨的小媳妇似的。”赵云笑了起来,他的心情好多了,“我都嫁给你了你还担心什么啊。”

“也对。”吕布站远了一点看着赵云,“真好看。”

“那当然,我是谁啊,能不好看吗?”赵云笑的有点嘚瑟,“昨天晚上有球赛,我帮你下好了。”

“行,你走吧,别迟到了。”吕布揉了揉赵云的头,换来两句小声的抱怨。

“那我走啦。晚上我要吃排骨。”赵云踮起脚在吕布脸上吻了一下,小跑出去。

吕布拉开冰箱门想找两瓶啤酒,入眼的却都是橙汁。吕布掏出手机给赵云发了个微信。

——子龙我啤酒呢?

——送人了,总喝啤酒对身体不好:)

——行吧,好好开车,先不和你说了。

——ok

吕布能想象到赵云在手机那端乐的上气不接下气的表情,勾起嘴角顺手拿了瓶橙汁。

意外的好喝。

评论(4)

热度(107)